成熟是一件好事情。庄稼成熟了才能收割;果实成熟了才好食用。人亦如此,成熟的人,说话办事有板有眼,稳稳当当,不像那些毛手毛脚的“愣头青”,毛毛躁躁,冒冒失失。
 
做人需要成熟,成熟就是恰到好处。
 
但是,太成熟了,也未必是件好事情。譬如瓜果,熟过了头,味道也就变了。做人太成熟了,就会心机太重,城府太深,老于世故,老谋深算,外隐内敛,深藏不露,叫人捉摸不透,难以相处。不像那些心直口快的人,坦诚率真,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宛如一泓清泉,纯净得叫人一眼看到底。
 
太成熟的人,烦恼就多了,欢乐就少了,活得就累了。不像那些大大咧咧的“马大哈”,心计不多,想得不多,遇忧不愁,遇烦不恼,纵有天大的事,该吃的吃,该喝的喝,整天快快乐乐。
 
太成熟的人,胆子就小了,顾虑就多了。办起事来总是慢慢腾腾,四平八稳,不像那些初生“牛犊”,敢想敢干,前不怕狼,后不怕虎,说干就干,雷厉风行。
 
太成熟的人,就不再天真,不再单纯了。不像那些迎风开放的蓓蕾,纯真质朴,可亲可爱。
 
太成熟的人,思想负担就重了,这样那样的毛病就多了,身体素质就每况愈下了。不像那些有嘴无心的人,有事不往心里去,吃得香,睡得甜,身心俱佳,笑口常开。
 
人,真是一个矛盾体。未成熟时向往成熟,渴求成熟,一旦成熟了,又后悔不已,怀念过去,梦想回归,感叹那人生最美好的时期,“恰同学少年”一去不复返。
 
其实,做人成熟与否,不在年龄大小,不在阅历深浅,全在于自己修身养性。有的人年纪并不算大,却学得圆滑世故,老气横秋;有的人即使活到七十八十,也依然显得年轻气盛,稚气十足。有的人阅历不算深,却已修炼“成熟”,像个“江湖老手”;有的人饱经风霜,历经坎坷,也绝不趋炎附势,低头弯腰,依然昂首挺胸,精神抖擞!
 
做人,不妨嫩一些、纯一些、憨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