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马赛马拉,日落时分,正好碰到一群长颈鹿,知道我们想拍什么照片,我们的司机兼导游很善解人意地特意开车绕到长颈鹿后面,找到有金合欢树的角度,于是我们静静的等待着,长颈鹿悠悠的散步过来,时不时地啃啃树叶。
非洲,遥远、野性和壮阔的代名词。最早植入这个概念的,是来自于大学时期录像厅年代的某次视听震撼,当下语简括之,就是“被雷到了”,这个惊雷名叫《走出非洲》,“雷症”是:里面辽阔的非洲草原、朝霞般的火烈鸟群成为了我无数闪回的梦境;里面的俊男靓女主演罗伯特.雷德福和梅丽尔.斯特里普成为了我迄今的最爱。这次“雷焦”的时间是20年。
这里指攀登Kili的路线选择,需要提前和地接确认好。由于共有6条常规路线,而比较受欢迎的是马兰古路线(比较轻松,又称可乐路线)和马切姆路线(也称威斯忌路线),出于保证登顶的考虑,还是最终选择了可乐路线,因为唯有这条路线是全程有小木屋住宿的,而其他路线交了每晚50USD的住宿费用也是住帐篷了,条件比较艰苦。我的户外宗旨还是:将N走成FB,将FB走成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