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纽约原油跌破每桶80美元的心理关口后,国内成品油市场昨日(6月25日)出现大幅“跳水”。目前,中石油和中石化汽、柴油批发均价相比6月9日调价后已跌去近200元/吨左右。
 

《每日经济新闻(微博)》记者发现,虽然油价不断下降,但石化双雄旗下炼厂和地炼成品油库存多处于高位或满仓状态,多地甚至出现了堵库现象,两巨头旗下销售公司每月任务完成进度每况愈下,销售量持续3月下降。与此相反,多数地区社会经营企业基本处于零库存的状态。
 

有分析师们预测,若国际油价不出意外,7月成品油价下调基本已板上钉钉,只是幅度大小的问题。不排除发改委本轮调价会有偏向下游消费者的可能,下调幅度或超过530元/吨,届时93号汽油有望跌破7元,重返6元时代。
 

成品油堵库严重
 

据卓创资讯对国内不同地区30余家社会经营单位进行的抽样调查,受调查企业的成品油总库容为31.5万吨,而目前柴油库存只有3万吨,仅占其总库容的9.52%。
 

卓创资讯分析师李兵称,国际原油暴跌以及成品油价下调预期强烈,均导致当前国内成品油市场疲软。在“买涨不买跌”的市场心态影响下,贸易商多持币观望,以销定进,社会库存维系在较低水平,多数地区社会单位基本处于零库存的状态。
 

这直接导致石化双雄旗下炼厂和地炼成品油库存高企。中宇资讯监测发现,石化双雄旗下大部分炼厂多处于高位甚至满仓状态,两巨头炼厂生产速度已快于销售公司销售速度,虽早已停止外采,但大部分地区资源已严重过剩。
 

6月末已近,石化双雄销售公司任务完成欠佳。据金银岛监测统计,截至25日,两巨头在江、浙、沪三地6月销售进度平均完成70%~75%,距本月结算还有4个工作日,两大公司批发价仍存下滑可能;广东地区,两公司销售任务完成率基本在50%~60%,放量出货意愿明显,汽柴油平均跌幅在150元~200元/吨。
 

以柴油为例,昨日华东、华南、华北、西南地区价格几乎全线飘绿,幅度在20元~200元/吨不等,目前0#柴油报价在7723元/吨左右,较6月9日调价时的7996元/吨下降近300元。
 

亏损增大停工检修增多
 

由于走货不畅,再加上生产加工亏损不断加大,石化双雄、地炼炼厂开工率每况愈下,停工、检修企业逐步增多。
 

据监测,6月20日,山东地炼一次装置开工率在31.49%,再创本年度新低,较上周回落了2.82%。在终端需求不佳、市场交投持续低迷的现状下,降价促销效果欠佳,检修和降低装置负荷是降低库存的最直接方法,开工率因此回落。
 

中石化也将于7月继续下调炼厂原油加工量,汽、柴油产量将有一定程度缩减。6月,两大集团旗下炼厂合计计划加工原油2900万~2950万吨,日均加工负荷约96.7万吨,环比下滑0.19%。
 

“无利好消息下,短期成品油市场仍将延续颓势,炼厂开工率将进一步下滑。”李兵说道。
 

目前,三地原油变化率仍在进一步下滑,如果三地变化率负向继续加深,预计此次下调幅度将不会小,93号汽油有望重回6元时代。据卓创资讯数据模型显示,若近期国际油价保持目前价位,到7月22个工作日满足之时,三地原油变化率会跌至-11%以下,理论下调幅度会在750元~800元/吨。
 

进口赚钱出口亏损
 

自年初以来,国内成品油进出口盈亏的格局出现了很大变化。由于定价机制的不同,国际成品油市场价格走势基本紧跟国际原油,而国内成品油价格则是由政府制定最高限价,再由销售公司根据市场行情调整具体批发价格,两者走势仍存在着一定的不同。
 

卓创资讯成品油分析师李倩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尽管4月份之后国内成品油价格呈现下行走势,但由于国际成品油价格跌势较快,因此国内进口呈现大幅盈利;而在出口环节,由于国内汽柴油出厂价只在发改委调价时才会调整,因此出口利润的变动与国际成品油价格变动较为一致,4月之后持续表现为亏损。
 

卓创资讯监测数据显示,在进口环节,今年1~3月我国进口成品油整体表现为亏损,4月份至今大幅盈利;出口环节,1~3月份出口成品油整体表现为盈利,4月份之后则开始亏损。
 

李倩表示,由于国内成品油定价机制存在一定的滞后性,并且主营销售公司对成品油价格具有极大的操纵性,其调整幅度明显小于国际成品油价格。以在发改委上次下调油价为例(6月9日),国际三地油价的变化率已达到9%,但实际调整幅度只有6%左右。
 

另据记者了解,国家发改委此前曾多次表示,国际油价较低时将是成品油新定价机制出台的好时机,以避免对国内成品油市场带来动荡。根据市场普遍预期,缩短定价周期、调整挂靠油种、引入第三方机构进行调价信息发布等都可能是改革的方向,而缩短调价周期将是关键。
 

卓创资讯认为,随着国际油价进入下行通道,新定价机制推出的时机也渐趋成熟。从客观上来说,如果出现“三连跌”就应该制定新的调价机制来适应油品市场的变化,避免因周期过长而导致调价不及时的情况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