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老友粉

南宁酸嘢


决定去缅甸是很随意的事儿,主要这次的旅伴都是行家,又是聊得来的朋友,于是说去说去了。1月头上定了月底的票,也不算贵。上海-南宁往返买的春秋航空,加起来含税1000左右,然后南宁往返仰光是东航,含税2200元。
 

飞南宁的航班可算是波折连连,开始时因为机组迟到而稍稍延误,然后飞机上忽然有个男人昏倒在我边上的走廊里,接着自己的背包里的水瓶漏了,有整整一个钟头都在晾钱包、钱、邮票、照片,居然都干透了——可见飞机上有多干燥,坐长途飞机的女童鞋们一定要准备好补水装备哦。
 

目前,国内飞仰光的航班只有昆明、广州和南宁有。南宁这边的最便宜,但经历了整个旅程之后发现这条航线的问题在于,可能因为人少会被随时取消。我们在回国时候就在仰光机场经历了航班被取消的情况,而且缅甸不能用外国手机,也很难被通知到。所以回国时候,提前让酒店check一下航班变得十分重要。
 

下飞机就看到了十多年未见的中学同学,没想到她竟然嫁到南宁来了!因为第二天还要飞,于是住了民族大道上的锦江之星,然后赶紧出门去夜宵。没想到1月的南宁也非常冷,这些年的气候变得很奇怪,衣衫单薄的我只好在外面套了个羽绒。再把写LP《广西》的本地搭档文豪也叫出来,几个吃货一起开吃。想念了一年的舒记还有中山路夜市都逛了一圈,从酸嘢到甜品到老友粉,全部吃个够,才算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