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一商场摆放有一只高达4米的大黄鸭

今年5月,荷兰艺术家弗洛伦泰因·霍夫曼设计的“大黄鸭”在香港维多利亚港亮相后,掀起了一股“追鸭风潮”。近日,邕城也相继冒出一群“大黄鸭”,引得市民频频围观。不仅如此,不少商家也推出“大黄鸭”造型的产品,吸引顾客。不过,律师认为高相似度的“大黄鸭”若用于营利的商业用途,涉嫌侵权

“大黄鸭”现身南宁街头

“鸭鸭,南宁这么晒!快到水里来!”近日,在南国早报网上,不少网友发帖称,前段时间风靡香港的“大黄鸭”现身南宁街头。

6月23日,记者来到金湖路一家大型商场,门外一只约6米高的充气“大黄鸭”正顶着烈日,迎接顾客。6月21日,薛女士就已经看见这只“大黄鸭”,并将其拍照发在了微信朋友圈里。当天,不少小朋友看见“大黄鸭”都抑制不住兴奋,扑上去与它合影。不少顾客对“大黄鸭”也都表现出很大兴趣。陈女士举起相机边拍边说,应该是山寨的吧,不过也蛮可爱的。在“大黄鸭”身旁,该商场推出年中促销特别企划的活动十分醒目:与“大黄鸭”合影,并上传照片至商场官方微博,即可获赠某品牌咖啡券。

无独有偶,不少网友还在南宁市那洪大道旁的一楼盘处,发现了“大黄鸭”的身影。记者到达该楼盘时,“大黄鸭”已“回窝”休息了。该楼盘销售总监萧女士告诉记者,6月10日,“大黄鸭”已经“上岗”,这两天台风过境,为了不让“大黄鸭”被风刮跑,所以暂时收起来,待天气好时再进行展示。萧女士表示,为了推广该楼盘的概念,销售团队用了近一个月时间打造了“大黄鸭”的推广方案。这只16米高的“大黄鸭”的出现,让来看房的顾客和楼盘业主们都很开心。

据了解,除此之外,江南淡村市场附近的一家大型商场、古城路一家大型商场均出现了“陆上大黄鸭”的身影。

邕版“旱鸭子”被吐槽

邕版“大黄鸭”都在陆地上展示,让网友很“担心”。在微博上,一些网友直呼邕版“大黄鸭”可爱。也有网友调侃说,这是“旱鸭子”,看着都替它热,不会被晒爆吧,看上去好像“烤鸭”啊。

在采访中,有市民表示,“大黄鸭”和儿时玩耍的小黄鸭拖车玩具长得很像,看到它就回忆起自己的童年,觉得很温馨。

不过也有市民不买账。刚从香港旅游回来的刘小姐看到七星路的“大黄鸭”后,禁不住与原版作了对比:从客观上说,南宁的“大黄鸭”从外面就能看见内部支撑结构,让它失去想象空间,可爱度也打折;鸭嘴是关键部位,香港“大黄鸭”的嘴还原逼真,俏皮可爱,南宁“大黄鸭”鸭嘴直接拱起,需上色区分,僵硬滑稽。

市民薛女士看到邕版“大黄鸭”后直接拍图发进朋友圈“吐槽”:长得像鸡一样。

商家借机推出相关产品

记者走访还发现,邕城正刮起一阵“大黄鸭”的风潮。

在一家港式蛋糕店的柜台里,摆着一只“大黄鸭”造型蛋糕。这只“大黄鸭”重0.68千克,憨态可掬。原来,该店的老板赵女士是香港人,自从“大黄鸭”在香港维多利亚港湾引起追捧后,该店就立即推出了这款蛋糕。6月初推出到现在,已经售出10余个,顾客多为年轻白领。说到制作这款蛋糕的创意,赵女士说,希望通过蛋糕将香港的资讯同步带到南宁来,也希望通过蛋糕能做一些文化上的交流。

在新竹路以及南宁市交易场的一些玩偶店里,都出现了“大黄鸭”造型的玩偶,价格根据大小20~50元不等。在玩偶身上,都挂着香港明星与“大黄鸭”在维多利亚港湾合影的标签。新竹路玩偶店的老板说,自从“大黄鸭”火了后,店里就进了货,销量不错。

在东宝葛村路口附近一家商店里,幼儿玩具货架上挂着不少不同款型的小黄鸭浴盆玩偶。一位销售员称,这些小黄鸭过去一直都有卖,最近“大黄鸭”空降香港后,来购买的人有所增加,主要是年轻人居多,曾有一段时间出现供不应求的状况,现在还时不时有人带几只回家“领养”。

相似度高或涉嫌侵权

记者了解到,邕版的微笑“大黄鸭”,在引起关注的同时,也有人认为涉嫌侵权。对于“大黄鸭”带来的非议,那洪大道该楼盘的销售总监萧女士说:“对于鸭子,没有真或假、盗版或不盗版之分。大黄鸭的形态源于我们儿时美好的童年回忆,它最初的原型是浴盆里的小鸭子,这其实是大家对童年回忆的放大。”

对于邕城刮起的“大黄鸭”风潮,广西艺术学院美术学院副教授闫爱华则认为,这只鸭子造型简单,没有承载关于性别、种族、阶层等沉重的内容,只是传递了欢乐,因此受到很多人喜爱。

广西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副教授黄海珠认为,与一般展品不同,一方面这只鸭子有一个从中国漂洋过海到世界各地的奇妙经历,颇有童话故事的意味,让人觉得很温馨。此外,商家采用已有一定知名度的“大黄鸭”制造话题,吸引受众通过网络进行参与传播,无形中也加强了传播效果。“大黄鸭”频频出现在商业领域中,其实它只是一个媒介,商家通过它实现了与顾客的互动。

本报南国法援律师团的律师朱继斌认为,原版的“大黄鸭”作为艺术作品出现,作者享有著作权。若个人将其用于学习或研究、收藏,不属于侵权,但若商家以营利为目的,进行较高相似度的模仿,无论是进行公开展览还是销售,均涉嫌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