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的秋天,对章子怡来说,有三件大事:公布和汪峰(微博)(微信号:wangfengmusic) 的恋情;获得台湾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奖;拍摄吴宇森的《太平轮》。前两件是“第一次”,后一件是常事。章子怡获得过百花奖、金鸡奖、华表奖、香港电影金像奖。台湾金马奖,她曾经两次入围最佳女主角——第2部戏《卧虎藏龙》和第7部戏《2046》。章子怡以“宫二”获得最佳女主角,完成了华语电影表演奖项的“大满贯”。

“宫二”是章子怡第18部电影《一代宗师》里的角色。《卧虎藏龙》的导演李安,也是这次金马奖的评委会主席,在章子怡获奖之后,对她说:“宫二这个角色是你值得一辈子骄傲的表演。”在章子怡的世界里,她演过的所有角色,所有的“她们”,都是她的朋友,她看着“她们”、陪着“她们”。《卧虎藏龙》里的玉娇龙,初来乍到、好奇,对李慕白有的是“那种小澎湃”;《2046》里的白玲,在不该动情的时候动情,自找悲剧;《一代宗师》里的“宫二”,感情像冰块融化下来的水滴,“是与往昔断决撕裂的痛”。

“我不知道未来是不是还有机会,在我最适合的时间,碰到这些最适合的角色。”章子怡站在上海的片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此时她正在拍摄的《太平轮》,是她的第20部电影。

章子怡在《太平轮》里演“于真”——一位民国时期的小人物。用章子怡的话说,这几天她一直在陪“于真”经历着“一个小人物在大时代面前的孤独和无助”。

“宫二”在逐渐发光,“我”在逐渐递减

南方周末:你还记得你遇到“玉娇龙”时是什么状态吗?

章子怡:那时候我没有什么表演经验,所有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最真实的,最不加修饰的,是那个年龄段的一种光彩、一种青涩,一种初来乍到的好奇。这在玉娇龙身上,可以画上等号。好的导演,有能力的导演,他会在演员身上挖掘很多,你自己并不知道的……那时我是什么状态,我可能也不太清楚,我就是有那个意识,我不想让李安导演失望,我不想让别人看不起我,觉得我不好。所以会很费力气去学那些武打戏,去练功,每天工作量也很大。每天很早就去片场,大家怎么安排你,你就怎么样做,觉得很被动。

南方周末:是很被动还是很较劲?

章子怡:我觉得较劲是心里面的一种力量,就是一口气。我说的被动,是很多时候,你不知道何为表演艺术,怎么去分析一段戏,怎么处理一段台词,所谓的表演节奏是什么,我都不懂得怎么去处理。

玉娇龙就是相对而言一个比较本色的状态,李安导演给了我一个这样的江湖,我可以在这样的一个电影世界里面,去丢掉自我,完全放开,就像一匹野马奔驰在草原上,但他有一个缰绳可以去控制这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