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德华新电影《风暴》影评:就是“变形金刚+2012”

开始的城市战争已经把观众点燃,后面又要点燃煤气管道,掀翻整个中环。据说这位第一次拍电影的新人导演袁锦鳞,原来只是华语“爆炸王”陈木胜导演的编剧,结果此次一出手,就是要把陈木胜逼出“爆破界”的节奏。

如果用两字儿评价《风暴》那就是:好看。四个字儿的话,那就是:非常好看。站在纯动作片影迷的角度来看,它就是简单、粗暴、直给,属于那种看的途中容易自燃,看完以后直接自High,然后不停地大叫“太爽了吧!”的片子。

老港片味道足:刘德华延续“肉身不败神话”

《风暴》中有很多纯港产警匪动作片中遗留下来的元素,酣畅淋漓的动作打斗,场面火爆失控完全不考虑现实逻辑,就是一气呵成的“打”,情感线也是极其含蓄,仅是点缀作用,当然也有警匪片中必然出现的道义与法律之间争斗的核心矛盾,可以说在深层基因上,这部影片承袭了港片那种“尽皆过火”“尽皆癫狂”的气质,充满了“要玩儿就玩大的”的豪气。当然,在逐步融入内地市场的过程中,它也在创意和剧作中做出了适当的让步和妥协,比如在《风暴》中我们虽然还是能够感受到“银河映像”出品电影中人物通常的“身不由己”的宿命感,但是结局已不再是绝对的黑色和绝望,而是更加温情和高尚。

《风暴》故事很简单,简单到可以用一句简短的“知音体“概括:陷入道义与法律两难境地的好警察啊,为了儿时好友的人生幸福宁愿将港岛中环变成战场!与大多数看了开头猜到结尾的港产警匪片一样,本片的导演可能并只是想要让我们看一个患了“选择障碍症”的好警察如何在情义与法的两难境地中成全好朋友人生幸福的故事。

私以为,导演只是想让我们感受一下男人即使四五十之后依然可以有打不死的肉体!成龙在《警察故事》一系列癫狂警匪片里树立的起来的“肉身神话”在本片中依然得到完美延续。刘德华饰演的吕sir是个永远打不死的Boss,和敌人对打从高达十几楼的天台上摔下来,拍拍身上的灰继续打;被对手一个过肩摔,后脑勺着地也只是捂着头揉一揉又原地满血复活。然而,观众或许要的就是这份”打不死“而已。不管是早年”成龙“还是”李连杰“或者是现在的”刘德华“这种在银幕上演练了一遍又一遍的程式化的动作似乎都是在延续着香港电影里那种令人血脉喷张的”肉身神话”而这种在电影中的薪火相传的情怀已经内化成港产动作片的内在肌理了。

不差钱的大场面:就是《变形金刚》+《2012》

《风暴》在日后还能受到影迷们津津乐道的就是它贡献了香港电影迄今为止最大、最没有节制、也最high爆的爆破场面。前半部在香港闹市进行的城市战争,用正邪对立的枪战场面将观众的情绪点燃,价值数百万美元的重型装备,让作战现场沐浴在枪林弹雨中,让人不禁想到好莱坞“爆破王”迈克尔·贝在《变形金刚》中的各种狂轰烂炸。而结尾处,大Boss倒地前点燃的泄露燃气,则彻底将香港中环掀翻,连公路都扭曲断裂了,这完全是《2012》毁掉洛杉矶的路子嘛!据说这位第一次拍电影的新人导演袁锦鳞,原来是华语界“爆破王”陈木胜的御用编剧,真是青出于与蓝胜于蓝,袁导一出手,就是一副要把陈木胜逼出“爆破界”的节奏。

而影片中的打斗场面也具有相当规范的港产动作片的形式美感,与《寒战》中一样,武术指导钱嘉乐聪明的利用空间的诸多特点提升打斗的观看性。《寒战》中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天台上飞虎队与劫匪的火并,逼仄狭窄的楼梯道提供了某种类型巷战的复杂地形。而在《风暴》中,刘德华和林家栋从天台上打斗并抛掷半空中悬空继续打斗到最后林家栋飞身进入二楼这个段落可以算的上影片里面肉搏动作场面的华彩了。悬在两栋居民楼之中的铁框给这场打斗提供了一个最危险的场所,然而两位红了眼的主儿却丝毫不考虑任何逻辑,只顾拼命打,只顾在铁框上做最危险的动作,惹得银幕外的观众为他们揪着心。而观众也默契地不在乎这个场景设计是否合理,不考虑主人公的动作是不是符合牛顿力学定律和日常生活经验,只顾欣赏他们打就对了。动作片粉的兴奋点点其实也是这么来的。这些塑造出“肉身不败”神话的肉搏场面其实对于港片粉儿来说,就是一种永恒的吸引力,比“一大波”飞虎队围剿智能劫匪,两队用重型机枪对干的场面来的要震撼多了,也酣畅多了。

深挖“人性”特征:好人会变坏 坏人也有爱

港产警匪类型片近两年在内地市场的集中爆发背后蕴含的电影产业制作上的转向以及折射出来的观众观影趣味转变其实也是行业内类型片化意识和大众消费文化需求的一个转变。在“一大波”港人引以为傲的喜剧类型电影泛滥银幕并退散之后,港产警匪类型片重新崛起,其实真的值得玩味,当然这都是学院派的事儿,影迷只关心到底能不能拍出不侮辱群众智商喜闻乐见的好电影。从去年的《寒战》到今天的《风暴》其实还是很明显地看出港片导演不停地做出努力,不仅要伺候好广大的内地观众,更加要”尊重“那无比光大上的审查条例,要知道满足后者比前者难多了。所以《寒战》里面不能只玩儿”警察与贼“的游戏,还要加点高智商的对决,转移一点注意力。而《风暴》里面则在既定的类型化叙事中,试图在人物性格维度的丰富性上做出努力。

不管去年的《寒战》还是今年的《毒战》以及本片《风暴》中,都能很明显感觉到,正义与邪恶的战场扩宽了许多,不再只是传统警匪片里面呈现出来的“警察与贼”天职上的对抗,更多的则是将触角伸向了主人公人性维度的挖掘上,由此正义与邪恶的鲜明的二元对立就明显弱化,而是呈现出更多的暧昧性和多义性。简单地说,就是电影里面再也没有绝对的好人和绝对的坏人,每个人都有人性的黑洞,正面人物个人利益撕扯变成人性战场的主要测衡工具,反而是反面人物被赋予了更多温情美好特质。在《风暴》中刘德华饰演的这个吕sir,他是一个警察,却和很多个犯人关系搞得火热,甚至出狱的犯人都求着去做线人。他为了抓住犯人,不惜制造伪证,在使自己陷入困境之后,所做的多次弥补都不过是为了维护自己的身份利益,甚至在最终差一点陷入言而无信的境地,试图将“贼“最后一点渴望家庭温暖的愿望击的粉碎,原因就是因为这个”贼“---他曾经的好朋友--知道了他的污点,为了保住自己身份和荣耀,最好的方法就是除掉这个人。而反面人物也不仅仅局限于他的凶狠和邪恶,更多是加入世俗的温情元素,以期完成一个真正具有人性立体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