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恋、落榜、叛逆、成长,《青春派》就似一块五味杂陈的混合口味派。有人说“接地气”,有人说“脸谱化”,关于青春的种种桥段在你看来是畅快淋漓还是如鲠在喉?

三观正点,好萌啊

比《致青春》乐观,比《小时代》朴实,比《合伙人》更萌。那些傻事儿,单拎出来,谁看着都眼熟,集合在一起,就是“接地气”。

还原高考这项大众集体记忆是个技术活,重点不在于叙事,而在抒情。这就跟青春期另一个关键词性之初体验带来的效果一样,你怀念的是那份紧张和羞涩的心情,而不是快感。

从这个角度讲,《青春派》可以称得上是同类题材中的佳作。它确实“在剧情戏剧性方面弱了点”,“所有的段子都不新鲜”,但试问,又有谁的高考生活够戏剧性?或者费尽心机去整些连电影编剧都觉得新鲜的段子?

结结实实做到了这一点,《青春派》就结结实实做到了接地气。

跟所有人的高考体验一样,《青春派》的佐料没有惊喜。早恋、打架、泡妞、泡吧、呛父母、呛班主任……刨除作弊人流之类有点儿不符合精神文明建设的选项,所有的高三生活元素全扎在片子齐活儿了,但戏剧性依旧被牢牢限制在仅比纪录片多出一层窗户纸的厚度——失恋没有逆袭,打架就是挨揍,父母和班主任挨个呛完?呵呵,最后还不是乖乖道歉煽情。

事不是新鲜事,但所幸事也不是片子想表达的重点。网吧被揍不敢吭声,这是懦弱;跟父母老师打嘴仗,这是叛逆;因失恋疯狂参加各种社团,这叫发泄;去朋友家登门道歉,这叫成长……总而言之,《青春派》的每段情节背后,都带有独属于青春的情绪或其它关键词,这些关键词看似大路货,但用来修饰其它年龄段,都只能算是假货。

《青春派》用你我都亲身体验过的事实,让我们所有人一边抹汗一边承认,高考那段日子,每个人都活得像个假装忙碌的Loser。对青春期的人来说,叛逆永远是一时冲动,泄完荷尔蒙,该模考你还是拼了命要让分数往上努。除了针对特定某人某事的订制经历,大多数人在高考期间是在演狗熊而非扮英雄,所以过于激昂过于燃烧都不适合,那是臆想,不是生活。

《青春派》承认这点没啥不好的,文艺青年喜欢《董小姐》,但更对普通青年胃口的,永远是《月亮之上》。直面平淡甚至“当年蠢死了”的高考生活,靠的必须是情绪,而非段子本身。因此,《青春派》只有靠情绪牵扯出的段子,而没有一条清晰的剧情主线,这或许是种导演选择而非败笔,毕竟,不是每部电影,都自带把回忆加工得通透美好的功能属性。

当然,一个人除了孤独是不可能产生任何其它情绪的,《青春派》的打法,需要更靠谱的角色群支持。这一点,片子的编排也不含糊。片中的五个男生,有好学生坏学生,有富二代艺考生也有穷孩子。仨女生,有学习尖子、暗恋对象和初恋女神。基本上,高中阶段形形色色的同学,都逃不过以上这些设置。不管你高中是哪一款,也不管那些给你留下深刻回忆的同学是哪一款,看到他们在银幕上活蹦乱跳,他们在干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青春派》成功打开结界勾起你越来越少翻出来晾晒的回忆,做到这点,它已经像现在还在连载的《火影》一样,值得竖大拇哥了。

要是扔掉“高考”的桎梏,放到青春片维度里去看,《青春派》的三观,更是正点。它比《致青春》态度乐观,不卖惨;比《小时代》朴素实在,不浮夸;即便对比《合伙人》前半段的学生生涯,也因为“不那么聪明”而“好萌啊”。

萌靠什么?靠真实不造作。在这里,给董子健为首的这群非职业小演员,再单竖一次大拇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