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过《盲探》的人分成了两大阵营:一队人觉得郑秀文好好笑呀,剩下的人觉得刘德华破案过程有漏洞。这两队人本来真的没什么交集,但前者会不自觉奉劝后者“认真你就输了”!你和你的小伙伴们觉得呢?

乐得欢,吃得香

杜琪峰那个老家伙,长期以来让一群男人狂砍另一群男人,导致我几乎忘掉他还拍过《孤男寡女》、《瘦身男女》那样好笑的电影。当《盲探》钻入视线时,我没觉察到丝毫喜剧迹象,结果却大大出乎预料,那句“一片看遍杜琪峰”的宣言,伴着我膨胀的食欲妖冶地凌空飞舞起来。

暴力幽默一勺烩,老杜还敢这么拍

《盲探》几乎延续了杜琪峰黑暗、忧郁、神秘的影像气质,但它却是一部逻辑绝对缜密、角色无比可爱、桥段足够好笑的喜剧。以往,古天乐如切猪肉般的砍人秀,变成了郑秀文对着头盔嗷嗷地数数;刘青云尽皆癫狂的疯探做派,换作了刘德华在赌桌上抛洒迷死人的坏笑;当大D那样的纯爷们儿退出银幕,走来一个向“何家彤”大声求救的萌汉子时,我们知道,连老杜自己都玩HIGH了吧——暴力+幽默,如此妥帖地熨一块儿了。

相对于以超强逻辑占主导的美剧诸神,《盲探》的创造性在于,韦家辉和游乃海肆无忌惮地将搞笑元素,如饲料般喷洒在每一个调查现场中,这很冒险,却很成功。郑秀文饰演的女警察何家彤,在架设这个推理故事的过程中功不可没,当她无数次用自虐重现犯罪场景,在臂膀上割出血、在背部文上“我爱华伦天奴”时,一种空前的观影感受悄然驾到:在最恐惧、最慌乱的时刻,总被一个刁钻笑点算计,那种不知所措,只能以我CAO来还击。

要命的是,《盲探》还不是一部撒欢无度的喜剧,全片浓重的暴力底色和反角杀人动机的百口莫辩,都让这一荒诞绝伦、情节跌宕的作品,散发出“银河映像”特供的糁人气味——卢海鹏被爱他爱到癫狂的疯婆婆逼得带领全家逃跑、胖子林雪成了大愚若智的暴徒、78版《射雕英雄传》“梅超风”黄文慧再度饰演耍癫的痴心女汉子,都教人被老杜光怪陆离的恶趣味深深折服。而当刘德华扮演的庄士顿,和十几个被害女囤在黑房间召开“灵魂大会”时,你会发现,“卷福”那汹涌的灵气,统统附在了盲探身上。

萌神傻妞对对碰,钻石搭档太给力

刘德华一卖萌,空气流动都加速;郑秀文一憨傻,我们骨头都发酥。

“要把一个盲人演好,你一定要告诉所有人,你是‘看到’的。”刘德华并没瞎说,还记得庄士顿撒完一泡巨尿的那场戏吗?他自信地绕过大床走回了房间。倘若你坚持认为《听风者》中瞎了的托尼“更有演技”,那么你一定是像本片中高圆圆扮演的舞者一样,看错了男人。

当受伤的郑秀文弱弱地说出那句:“你早就知道我喜欢你啦?好丑啊,幸亏我快要死了!”时,但凡一个正常男人,很难不想上前亲她一口。郑秀文,这位华语影坛的“傻大姐”桑德拉·布洛克,配得上任何赞美,她用难以抗拒的憨、傻、痴再次证明,有些女人用漂亮来形容远远不够,沉寂良久的她,如此淡定地应对一切入侵式的大特写,那种从骨子里卤透的贴心与温暖何等珍贵。

老杜真的炒了一盘让人垂涎的大杂烩。从为了远远眺望爱人蹲守街边的“战斗食粮”其记臭肠,到豪华餐厅里让隐身为厨师的凶手身份暴露的极品烧烤,还有帮助华仔从出租车杀人魔手中逃脱的蛋酥卷,无处不在的美食,既与情节环环相扣,也生生撬开了我们的味蕾。看完电影走出影院,不大吃一顿,与三五好友一起热烈讨论这部电影,简直就是对不起自己啊!

这个时候,要是有人不识趣地谈起什么这个瞎子破案的过程太离谱了吧,那对不起了,我和我的小伙伴们不欢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