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众从《太极侠》拳脚往来的画面中获得了欣赏肉搏的快感,但也唏嘘除此之外再无剧情可供回味。于是问题来了:我们看功夫片,到底看重的是功夫本身的呈现,还是精彩起伏的剧情?

拳肉相撞真功夫

如今华语功夫片里,除了一群筋骨都没拉开的青春偶像吊着钢丝耍花枪,就是身手迟钝的老一辈用特写和快速剪辑弥补力不从心。《太极侠》里充满爆发力的分经错骨,媲美真杀实战的拳肉相撞,顿时立出鸡群好几个头。

比起飞来飞去的古装大侠,时装功夫片的英雄很少有机会通篇施展拳脚,因为黑白两道都有枪,你硬要哼哼哈嘿打通关,故事难免拧巴。既要炫耀主角武术全能,又要不显得一厢情愿,擂台比武是个不错的借口。顺理成章隔离枪械不说,还能以车轮战形式呈现多种格斗花样,而且比起警匪、黑帮等题材,对主角的演技要求也相对宽松。比利时动作明星尚格云顿刚出道时,就连拍了《格斗之王》等好几部擂台片,令招牌的回旋踢名扬影坛,事业走下坡路时,也用《魔宫传奇》证明腿功不老,吴京、托尼-贾、斯考特-阿金斯都演过黑市拳手,可见擂台片和功夫明星真乃最佳拍档。

陈虎呈现质朴可爱憨小伙

《太极侠》里的陈虎和年轻时的老尚一样,有空手道比赛冠军的头衔,过硬的身手无可挑剔,长相上也有几分后者当年的憨态可掬。《太极侠》在剧作上,勾勒了一个涉世不深的年轻人迷失自我又回头是岸的简单故事,与陈虎的单纯质朴的形象十分合拍。前半段,他是不愠不怒,不急不躁,时刻都牢记五讲四美的憨小伙,"知错知错"的天然呆台词,涌出一抹可爱的喜感来;他表现沉溺暴力杀戮,也不怕用力过猛,只要卯足了劲眉头紧锁,脸部扭曲,目露杀气,自然就有一份透心的寒意;结局大彻大悟之际,摆出正义凛然的太极起手式,也隐约露出些宗师气度。

东西文化交融不违和

作为一部货真价实的中美合拍片,《太极侠》里有深山寺院,也有霓虹夜店,有北京胡同,也有香港码头,有反黑警花,也有美国大亨,有太极玄学,也有现代搏击,杂糅了多种类型片的感觉。这么多东西混在一起,本来很容易制造出四不像,比如好莱坞拍唐人街背景的犯罪片,或是主角学习中国武术的打斗片,经常平衡不好传统与时尚、东方与西方的风格关系,搞得不伦不类。《太极侠》的应对之策,是拉开不同元素的空间距离。陈虎在基努·里维斯和莫文蔚安排下,不断坐飞机来往于北京香港,保证了前者的京味市井味儿,与后者高级警员办案的精英味之间,互不犯冲,不会出现类似《表姐你好野》那样"老港撞正老同志"的戏闹场面,还顺便突出了里维斯角色的富裕,夸赞了香港警察的干练高效。黑拳擂台虽地处香港,但被老外所把持,又设置在荒郊野外,且直播是"屏蔽了中国境内"的,给人的感觉,笼中生死斗的野蛮,与治安良好的东方明珠隔着老远老远。片中语言丰富,英语、粤语、京片子、中式英语、港味国语、港味英语混着来,演员都用原声,人物根据情况自由变换语言,而非一刀切的配音,同样在很大程度上消除了风格乱炖的不适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