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年香港电影喜欢拼贴,看似杂乱无章,实则目标明确,这类电影往往生产迅速,见效却奇快。因为无所顾忌,所以肆无忌惮,生生地能把一出拙劣的模仿秀搞成一场狂欢节舞会你看《东成西就》,东拼西凑,有段子无章法,却让人狂笑不止。人们现今批评《不二神探》,大约那些话也会放置到这部电影身上不觉突兀,然而赞与弹的这一线之隔却明显得很,原因只是一个,导演的控制力问题。

笑料生硬过度直白 导演掌控力欠缺

我天生欠缺幽默感,所以执意认为喜剧是这世上最难拍的片种。《不二神探》惹得影院里一帮二十上下的孩子们捧腹不止,我却坐立难安,只是因为那些笑料用力太过明显,直直伸向了你的膈肢窝,让人不得不后退避让。黄晓明说 《那些年》、《失恋33天》、《霍元甲》盗版的时候便有些过度直白,再等他扮黑衣人,更有些抗拒起来。说到底,导演完全拿捏不了这个度的多少,只能一股脑地往里灌。

再比如说影片的高潮戏,陈真对陈真。说起来,让《大侠霍元甲》的陈真和《精武英雄》的陈真对决一次,想起来也是件兴奋的事,何况两人还都用了自己的招牌动作,但是遗憾的是,想的和看到的永远有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观众还没有接收到讯息的时候就草草收场了,这是不及。奇怪的是,在这场对决的最后,李连杰如《救世主》般出现,并连番几个大跟头,又让观众觉得过了。这么大年纪,何苦呢?分寸的拿捏问题再度显现。

剧情沦为段子集合 李连杰存在感薄弱

其实喜剧,最忌讳沦为段子大全而不顾及人物命运,不管这个段子是你抄袭的还是生造的。《不二神探》在这一点上和黄百鸣(微博)的贺岁片如出一辙,不同的是黄百鸣只是抄袭而已,但这也并不能证明《不二神探》要高明多少。从故事上讲,电影的结尾实在莫名其妙得让人咋舌。作为整部电影中存在感意外很薄弱的李连杰来说,电影的结局是他与一个基本没存在感的梁小龙对决,我真以为我穿越到其他影片去了。所谓男女主角,通通失踪,实在让人费解。看了一下编剧,张炭,代表作品《刺陵》、《白蛇传说》,顿时后悔事先对电影没有了解太多。

或许作为新人导演来说,王子鸣是无奈的。但在这无奈的背后,几乎可以把他的导演生涯判上死刑了。整部电影最集中的笑点在文章身上,而且以肢体语言为多,这除了能证明文章其实挺适合演喜剧之外,似乎没有任何帮助。

其实之后我有过设想,如果重新做一下后期,再重新剪辑一下的话,电影有没有起死回生的可能。很不幸,我脑中始终存现这样的幻想。这应该是一部戏仿感和漫画感都应该极强的电影,却没有让观众感受到这一点,开头的那几幕的笑容增添些漫画手段,这样就不至于让观众有违和感,而且也不会只把精神集中于案件。众多分明的威亚片段可以讲求一下剪辑技巧,具体可参照一下《黄飞鸿》。至于结尾,这是先天不足,实在没有办法改变了。

但说到底,这只是一个普通观众的臆想。事实的呈现是,这是一部让人实在没有办法说好的电影,各种不恰当的拿捏配以糟糕的剧本,导演和编剧都该被问责。唯一可惜的是李连杰,一次又一次的出尔反尔(不拍功夫片),却一次又一次地碰上这种电影。更何况,即便从表现来说,他也并不差,人情债,真是一件害死人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