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总是会堕入惯性的圈套。比如一提“日本”,就冒出“鬼子”;一提“校长”,就扔一句“开房找我”。大家都忘了,日本还有女优,校长擅长的除了开房,还有开会。

所以,别看片名又“逆光”又“飞翔”的,产地还是华语小清新生产基地台湾,但《逆光飞翔》在小清新之外,的确还有很多“清醒”的可看元素。比如“逐梦”这样的励志情绪。

纪录片手法展现眼盲大学生的普通生活

一个眼盲的钢琴天才,一个身陷情伤却有舞蹈情怀的女孩。这样两个角色相遇、相识、相交的故事,你一定看过不少。它必然是发生在炎夏、情感必须是纯洁的;开场肯定是逆光的、完场又毫无意外是要飞翔起来的。

这些小清新类型片的惯用套招片子里都有,甚至画面纯美地有美图秀秀工具里的Lomo效果。但在此之外,《逆光飞翔》关于梦想的展示,带有别样的力量。

台式小清新最常被人诟病的,就是剧情的无病呻吟。此类作品的经典画面,就是一清纯女生戴着大耳机,或在海边慵慵懒懒地走着,或在天台45度角仰望天空,最后解套,她的全部忧伤,或许只是踩死了一只蚂蚁。

《逆光飞翔》不同,虽然剧情发轫依旧是“生活好无聊”引发的失望情绪做楔子,但前半部分关于黄裕翔生活点滴的描写,近似纪录片。在最直接的手持摄影的展示下,所有人都切身感受到“眼盲大学生过普通生活”的不易。这种情感带入,跟随后进入剧情的张榕容的心境一致,再往后,张榕容介入黄裕翔生活,对他的扶、帮、带,在行为动机上便与观众观影情绪无缝对接了,十分完美。

而且,这种通过纪录片手法撩拨起的同情,比传统台式小清新绞尽脑汁的设计感,要更令人感同身受。简单来说,在地铁上,你同时看到一个戴耳机哭泣的漂亮女生,和一个拄着拐杖表情平淡的盲人,谁会更让你想去关怀一下?

剧情收放有度 不卖惨

在解决完人设的问题后,《逆光飞翔》在剧情的铺设上也收放有度。影片难得的没有放大两位主角的Loser身份,说俗点,就是没有卖惨。黄裕翔虽然被同学排挤,但有一帮社团好兄弟;张榕容“不落俗套”的摊上个极品老妈和花心男友,但有一位靠谱老板。剧情进展上,影片也没有偷懒,走一票莫名阳光的人玩命给主角鼓劲的套路,而是让男女两位主角彼此鼓励,在治愈对方的同时彼此自愈。

因为真理就是这样:无论逆光与否,想要飞翔,翅膀都长在自己身上。

更关键的是,这两位主角都有梦想。一个弹琴,一个跳舞。《逆光飞翔》不像其它同类作品,只给出一个积极的方向就完事儿。它很负责任,也很清醒。“加油啊!混蛋!”这样的热血励志,只适合动漫,与现实不兼容。它也没把梦想当成一件多神圣的事儿,“Just Do It”而已,所以当片尾黄裕翔和张榕容各自去参加比赛之时,两人已经打败各自心里的怪兽,成为了自己的胜利者。

对比之下,那些结尾总是获得戏剧化胜利的台湾小清新影片,显得多么幼稚和无知无畏啊。

最后,《逆光飞翔》选黄裕翔本人来出演,也是一个大胆却能给影片加分的选择。一直认为,眼盲是种残疾之外更是一种生活状态,再好的演员都会演出破绽,选本人来“演”,还有比这更好的选择吗?

而且,看多了演技糟烂却凭着一张偶像脸频繁出没在小清新电影里的演员,这次看黄裕翔的本色出演,“小清新”这词还真就第一次被从银幕上拽到了生活里,变得触手可及了。

那位说过“像我们这样的人,没有青春只有大学”的同学,《逆光飞翔》你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