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复仇者》给漫威电影第一阶段收尾之后,观众也许已经被这个系列庞大的世界观吊起很高的胃口。经过三部电影的发展,钢铁侠托尼·斯塔克也仿佛走到了某个巅峰,呼风唤雨无所不能,还有什么事情能难倒他呢?

脱掉战甲的工科男

《钢铁侠3》抛开繁复的背景,返璞归真,把视野拉近到托尼的一次圣诞假日冒险。他已经把公司交给了女友打理,还从复仇者的核弹营救事件中染上了心理创伤后遗症。在本片的开头,他高调向恐怖分子宣战,结果招致报复,宅邸被炸毁。

所以,这部电影里没有神队友,没有生意和花天酒地,没有无尽的财力和军火支援。托尼只剩下一套还在试用阶段的半成品42号战甲,是他翻身逆转的唯一筹码。他必须要在田纳西乡下的一个平民车库中东山再起。

作为第2阶段的开山之作,《钢铁侠3》似乎是刻意做了这种“回归原点”的呼应,唤醒我们的记忆。托尼又变回第一部里那个白手起家的工科男,用焊枪打造自己的命运,就像在宣称:我的“超级能力”并不是装甲本身,而是我的头脑和双手!。

浪子回头,反派无感

而从人物性格上,明显能感到托尼相比之前的成长。他不是个只知臭屁的浪子。对女友佩帕的爱护有加,在部下遇害时的同仇敌忾,与损友罗德上校(“钢铁爱国者”)的并肩作战,乃至对人工智能JARVIS和忘年之交小男孩的“适度”关切,都令这个角色更加丰满。。

仿佛为了体现对过去的割裂,本片的反派设计成这样的来历:他们是多年前被托尼冷落过的科学家,以及有过一夜情的女研究员。打败他们,也就是对自己“年轻犯的错”的纠正。

遗憾的是,之前呼声很高,在漫画中是钢铁侠最大宿敌的“满大人”,于本片中只是虚晃一枪。本片中没有满大人,只有个毫无存在感的“曼达林”,对于本·金斯利的表演实在是浪费,也让期待看到巅峰对决的迷友希望落空。也许钢铁侠的个人魅力太闪耀,所以无法走出蝙蝠侠那种高人气反派路线。

用铁甲放出生命的焰火

来说说钢铁侠的重中之重——装甲。电影中超级英雄的行头,很少被单独拿出来说。其实这是定义英雄色彩、投射第二人格的重要窗口。对钢铁侠这样的功能外衣,尤为如此。最早的钢铁侠装甲给我们的印象,虽然很酷,但总归是笨重,穿戴很不方便。在续集中,装甲一次次升级,越来越随心所欲,人甲合一。而这次大放异彩的42号战甲,相比之前又有三大新功能:可分解组装,这使得新钢铁侠的“变身”有点像我们熟悉的日本铠甲类动画;体感操作,托尼不仅可以用手势“召唤”战甲部件,还可以指挥它给友军或敌人穿上,以起到保护或限制的作用;远程遥控,这点也在绝境救援中起了意料不到的关键作用。

影片最值得圈点的动作戏,就是最后大战时,托尼终于把家底——他平时“为了打发时间”而制作的各种款式的钢铁侠装甲——都撒出来了。它们可由人工智能控制,当作一定的战力施放。其实这些装甲各有特点及适用的场合,到这里成了几十个“钢铁侠”联合行动。钢铁兵团漫天飞,托尼频频换装,场面确实激动人心。

影片最后,托尼把所有这些心血产品全部毁掉。他身体的缺陷——威胁他心脏的弹片,也被手术取出。他不再需要胸口的核电池,一切又清零了。钢铁侠当然还会在后续的电影中归来,不过,会是以什么样的新形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