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以《斗牛》和《杀生》打出其鲜明风格的管虎,首次试水商业片《厨子戏子痞子》,对很多人来说都是相当值得期待的。《厨戏痞》显然传承了他的一贯品味,一开场默片、动画等等杂糅现代和古典的风格便扑面而来。这种杂糅,一下子能震懵很多人,而紧接着以各种怪异造型出场、肢体表现力丰富的三位影帝黄渤、刘烨、张涵予,也能在短时间内让观众体验到新鲜和刺激。

但随着故事真正展开,这种杂糅的“负能量”就暴露出来了,部分桥段夸张到失真的地步,比如日本保镖被下了迷药后,光着身子像泰山一样满屋荡秋千,身体还一会发蓝一会发红,即便没有达到手撕鬼子、被轮奸女兵奋起怒射日军令人哑然失笑的地步,也着实令人费解。还有扮相夸张、表情扮蠢的侦缉队三人组,除了第一次出场和四位主角来了场制造紧张气氛的对手戏,其他时间都和荡秋千的日本保镖一样来去都和剧情扯不上关系,难道他们的那几段表演是在另一个片场拍摄、然后在剪辑室里“乱入”的吗?

单说三位金马影帝的表现,黄渤一如既往的搞笑,却没有太大的突破,惹人一笑的独舞无非就是他在《西游降魔篇》中的延续。张涵予以京剧扮相粉墨登场时,的确惊艳,但是持续地吊着嗓子用京腔京调念出所有台词,却把观众推到了出戏边缘。最夸张的是刘烨,以日系装扮出现,表情夸张四处卖萌,却不自然地尖着嗓子说话、扭捏着肢体表演。所以很可能你和你的闺蜜基友看完电影吃完了一顿饭逛完了一遍商场,也想不通影片到了中日双方将要开打的时候,四人为何会身着日本忍者的装束,一字排开坳造型,尤其刘烨那一头飘逸的长发还在光、影、风的作用下,飘荡飘荡再飘荡……

看上去,管虎自己也不太清楚到底要给观众看些什么,是对自己艺术风格融入商业类型片的一次尝试,还是拍一部能伺候观众还带点爱国情操的主旋律电影呢?其实呢,《厨戏痞》的打斗场面和剧情模式与昆汀的《无耻混蛋》非常相似,可惜尽管两部作品都在讲二战期间的民族冲突,但《无耻混蛋》更冷静更有逻辑,比如对白往往都暗含了剧情里的机关,前后衔接更是巧妙,可在《厨戏痞》中,对白就是对白,段子就是段子。二者对于历史的表现也高下立判,《无耻混蛋》用奇特的方式反思了那段历史后,结尾又用不丢常识的想象力——希特勒其实在戏院就被炸死啦!——幽了历史一默,而《厨戏痞》却在真实历史的框架中不顾逻辑地拼命颠覆——浸泡河豚毒素的柳絮竟然拯救了漂浮着虎烈拉病毒的北京城!

对了,一定不能不提黄渤在片尾用河豚肝解毒这件事情……不知道是不是武侠小说看太多了,管虎竟然在剧本里想出了以河豚毒攻超级细菌这一招。虽然黄渤是高超的细菌学砖家,算出了河豚那和毒物一致的分子结构,然而,让人无法直视的是,他竟然生生吞下了河豚肝!这真的不科学啊!再怎么牛逼的分子结构,到了胃里它也该分解成一堆七零八碎了吧?蛇毒也是良药,可哪个人敢直接喝蛇毒啊,怎么也得泡在酒里才敢喝吧?

更让人理解不能的是,反正大家都已经中毒濒死,那么大一块河豚肝,为何要黄渤一人独吞?难道只是为了让张涵予跑到酒馆门外找寻河豚,和田中千绘在日方整支军队安安静静的围观之下,深情对望一下么?当然,剧本在这里是做足了铺垫的,起码之前就给了最后一只河豚鱼跃出酒馆的镜头……可是,难道没有比这更好一些的手法吗?

可能是因为某些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但就是不能说的原因,抗日题材成了横亘在中国导演面前的哥德巴赫猜想。为了避开这些原因,尽管管虎将《厨戏痞》的故事背景放置在了1942年的北平城,但整部影片的地理空间实际上是被抽空的,因此四位英雄的抗日行为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具体指向(731部队得益于现实中强大的宣传先天就具备了震慑人心的力量)。但是,管虎过于强调四位抗日英雄的超能力,让力量的天平没什么技术含量地倒向我方,敌方要么成为笑料要么就此死去,枪炮轰得倒屋宇,炸得飞牌楼,却永远没法干掉这四位“超级忍者”。

在智商和勇气的天平和一边倒地倾向抗日英雄时,《厨戏痞》的所有中日对抗,就成了没有悬念和可看性的自说自话。记得腾讯娱乐记者曾在专访管虎的《导演周》中总结道:“他心中的猛虎,可以服管,但你管不住。”如此看来,这次管虎还是没有像少年派那样管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