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喜剧片,最爱看电影最后的安可花絮,看演员不断地笑场,总觉得拍电影真是件很好玩很美好的事情。在绝大多数导演都在苦大仇深或者装作苦大仇深剖析历史、剖析人性的时候,《泰囧》出现得如此不合时宜。黄渤像《疯狂的石头》一般夺路狂奔,王宝强继续操着河南普通话装灰太狼,而徐峥的视线与观众完全平齐。你知道他在刻意,你知道他在玩一切玩烂掉的夸张桥段,你甚至不屑其中电视剧般的煽情手法,可或许是他那张太像萌版猪八戒的脸,在微笑之后,你依然选择相信,片末范冰冰出现的刹那,午夜一点的电影院有人鼓掌,电影是梦,也是出口!

我喜欢《泰囧》,正如我喜欢《独自等待》、《爱情呼叫转移》、《甲方乙方》,虽然从个人审美的而言,我更希望《泰囧》有一个稍微残酷、作逼或者“正常”的结尾:徐峥被王宝强救赎,在向妻子哭诉之后,妻子依然离去,积攒了105分钟的力突然打在了棉花上,仿佛《密阳》最后那场无意义的原谅,仿佛《小武》最后的那个背影……可当徐峥依然妥协着给了一个大团圆的结局后,我却依然觉得这个结尾值80分,以至于“美好”到我愿意去原谅(虽然也用不着我原谅)那些投机圆滑的“基情四射”与“公路片式的癫狂”。虽然我们不惮于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摩陆川、娄烨甚至整个第六代,可当镜头滑过白烂到家的孔明灯与摇尾的牛羊时,我依然傻逼兮兮地感动了,正如2007年《爱情呼叫转移》片尾,陈奕迅唱“烧完美好青春换一个老伴”时,我忍不住对身边的人说:“真好!”很多年天各一方,女孩淡去了模样,却依然记得寥寥两字;正如每年冬天都忍不住重看一遍《真爱至上》,在安德鲁·林肯说出“Enough!”的瞬间泪流满面!《独自等待》最后,夏雨在写了多年的小说开头云淡风轻地写“献给从你身边溜走的那个人”,或许总有某个片刻,我们愿意记住的,终究还是所谓的美好吧!正如,虽然被调侃过无数次,但是听到“饿不饿,要不我给你煮碗面”时,还是忍不住心中一暖,虽然也许只是那么一瞬间。

那么,为什么我们不习惯《唐山大地震》、《1942》、《集结号》里的声嘶力竭,反而会对《泰囧》、《爱情呼叫转移》、《独自等待》这种“技术含量极低”的“小情绪”无法阻挡?我们反感与喜欢的背后究竟是什么?我觉得可能真的是那种说不出道不明的“真实”、“分寸”与诚意,虽然1942真的不是官方历史宣传的那样,但丫也绝不会是冯小刚灌输给我们的那些。冯小刚信誓旦旦以颠覆者的姿态抛出自己的结论,并“逼着”你去“相信”去震撼,却忽略了掌控大题材本身所需要的考据、反省与叙事技巧本身的冷静、克制与以小见大。看到《泰囧》,我更加怀念1997年的冯小刚,以及曾经的“贺岁片时代“,没有大片,没有大师,没有大时代,却像坐在台下的观众一般凡夫俗子式的真实。

或许,我们终究还是逃不脱“屌丝“二字!草根或者屎尿屁喜剧的通用法则是“永远有人比你二,永远有人比你惨,但最终总能屌丝逆袭”,已经很多年没人这么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