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子弹》开篇不算难看。虽有些搬演感,不过国人早在香港各大导演手下熟悉了“民国风”,问题不大。反倒是给刘青云配音的老哥,在审美上造成了第一个磕巴。江一燕的出场,素净麻衣,台词款款,以亮点形式捞了影片一把。但这一切就像那段被称之为《完美犯罪》默片。有意思至极,却只是灵光一闪。可以看出整部影片,罗志良都试图靠近这种因微调而搞笑的严肃,但能力有限。每次冷笑话的效果,都是僵直的。

以过往作品推断,幽默感从来就是罗志良的软肋。但《消失的子弹》有一样他特别,或者说曾经擅长的东西,就是枪。中国式《福尔摩斯》为什么没有激情腐腐,而是搞出两个“福尔摩斯”加了一个蠢 “华生”,就是为了成全《枪王》式的黑白骑士/两个自我的对峙。但问题是,这场枪王对决从头到尾都没有产生应有的张力,无论是惺惺相惜的部分,还是生死对峙的部分。

影片以“子弹”为题,人人有枪的乱世为背景,为各种枪的对决提供了机会。最快的郭追对更快的王海,神探郭追对神探东路,兵工厂老板对辖区警官……有各种翻脸后的枪枪相对,“大型”枪战,以及算是隐形主线的“俄罗斯轮盘”。可能钱都花在演员身上,没钱好好拍动作。“大型”枪战就是飞飞沙,响响炮,霆锋打两个滚,青云猫两回腰,大不了挂掉一个井柏然,就算高潮了。翻脸后的枪枪对决,则因为人太多,戏剧张力不够集中,总是有一种让人看穿摆Pose的感觉。尤其是刘青云夹在中间的三人枪战,装得不着重点,在人数规模上区分了枪战,仅此而已。

“俄罗斯轮盘”则是其中最可怜的存在,片名剧透在先,你一枪我一枪的紧张感不如女工在哀嚎中死去。而压轴点题的那次赌局(危险!有剧透!),为了彰显道德公理不歪,提前卸掉了最后一枪的力道。郭追临了也没有死在轮盘游戏之下(即运气),而是死在了自己自裁的子弹之下。

为了主题站得住,影片不仅剥夺了观众从对峙场面中获得刺激的权利,更主要的是把影片最重要的枪王/福尔摩斯对决,虚无化了。但可悲的是,这样“道貌岸然”的拔高行径,却是正确的。因二王出身后发育不全,最后一枪打响也必是哑弹。

影片开场虽明确勾勒出两大神探的特质——一个生理体验系,一个观察入微型,接下来的过程里却放弃了对情感性格层面的挖掘。《消失的子弹》试图以案件侦破推动剧情,事件一环一环,可惜梗埋得粗浅,都不够把观众带到影片过半的距离。于是所谓跟案件相关的人际网,就只是一个有一个闪耀的过客:恶老板、警察局长、杀手、街头占卜女、洋气女法医,甚至一只萌鸵鸟(说真的!哪儿搞来的!)散乱的群戏有点无组织斗戏的架势,本就不好操控,还得想法多给杨幂几个镜头,安排逆光下的唯美莫名床戏。罗志良真心不容易。哪里还顾得上,惺惺相惜的两位,是何时你中有我,如何生出间隙,再黑白分明的。

《异度空间》后十年,罗志良“借枪”寻回昔日高潮的野心,消失在各种堆叠中……呜呼哀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