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杰是谁,说句实话,不认识,真心不认识。有人说他是“天才导演”;有人说他是**;也有人说他就是个草根。其实,他只不过是说一个青年导演导演,由于拍摄了“边缘”题材,(注:这边的边缘题材是指农村题材电影,较之现在创作环境,农村题材电影已经是边缘性的,当然其导演的主题也算是边缘性。)零票房的电影,在各大影展上备受关注,而套上了一些光环。然而在其看来,他只不是就是想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毕竟自己是电影学院毕业,不干电影干啥。然而就目前的电影环境而言,文艺片实在是不招人喜欢,起码作为观众的我们有时很不愿意为文艺片掏钱,谁叫中国电影票价那么高啊,消费不起啊,只能在有限的资金里寻找一些认为有价值的影片观看,花钱就是去找寻电影的G点,而不是闷在电影院中。故郝杰的电影群体就一下子变小了,只能沦为一些自以为文艺青年的珍藏品。坦白的说,郝杰的处女作也是通过网络渠道得到啊,实在对不住中国电影了,没办法,没有正常观影渠道,只能如此啊,悲哀啊;不仅带着点良知说自己悲哀,而且更是郝杰导演的悲哀,说句实话,在每一位导演心中,都希望观众能够在电影院看到自己的影片,因为那样才有满足感,成就感。怎奈现在市场环境下,那容得下那样的片子呢?小成本的电影都要几百万打底,而郝杰的电影只不是区区的30万制作,到了《美姐》也不过100万,剩下的还有什么呢?或许剩下就是对电影的那种热情和挚爱,对梦想的一种坚持吧,毕竟电影是最能突出梦想的一种方式,因为电影本身就是一个造梦的东西。在有限的资金里,实现了自己的电影表达,且能拍出自己的风格(或许由于资金有限,只能选择如此风格),而且还承受着别人异样的眼光,经历着悲催的拍摄过程,我们对此表示:郝杰,你辛苦了! 真的,让我们看到了不一样的电影,带着某种特殊感,真实,质朴,隐藏着一股力量,看到了中国电影的另外一面,不,应该是当下环境原始状态的角落。

《美姐》的进入电影院之后,注定只能是个传说,零票房成为了其最终命运。我们暂且不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果,不管与片方有关,还是与电影市场环境有关,都是值得电影人去思考的地方。电影需要营销,而不是单靠影展上的口碑延续,而当下电影院是商业电影的天下,也没有艺术电影院,市场空间是及其小的。当然,能够让观众知道有《美姐》的存在已经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国产电影一年六七百部,真正让观众知道不过是那些有些明星的几部电影而已。

从处女作《光棍儿》到第二部作品《美姐》,郝杰导演始终是在讲述身边的故事,就是其家乡的故事,用一种最为传统、朴实的电影语言,在如今花哨的商业技法面前,制作资金的限制,也只能用最传统的剪辑方法,用最真实的演员,就是直接用上父老乡亲,让亲戚朋友,邻居一起上,共同实现电影梦,使用非职业演员,让电影多了几分现实主义的色彩,现实意义也更强些,同时,避免了用职业演员带来的违和感。话说,在拍摄过程中,有些工作人员由于受不了农村环境就走人了,故别说明星了。而关于这两部的内容,都离不开一个字“性”,都是关于与性有关的故事。《光棍儿》讲述四个光棍的性生活状态,当然郝杰没有明确自己的思想立场,只是用镜头记录下他们的状态,保持一种最真实的状态,还原他们的生活状况,就像电影过后,电影中的人物该在村里干什么就该干什么,改变只是短暂的状态,现实的生活才是本来的面目,所以电影中非职业演员,即使走出国门参加影展,最后还是要回到村里,打工挣钱生活才是生存之道,一生有此过程也没有遗憾,起码与电影碰撞出了意外美好的火花。到了第二部作品,依然还是离不开“性”,围绕这冯四的生活展开,但是此次不再是单纯记录性生活的状态,而是用了一个相对完整的故事,不是赤裸裸的表现那种性状,而是更多“性”高层次的表现,是情欲,是情感,是精神世界。不得不说,郝杰从一到二,使得性这个话题更为完整,更为丰富,从原始的状态来到了文明的状态,也就是说当初从肉体的表达来到了精神(情欲)的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