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级片在中国大陆一直处于内部观看状态,但可以评点,不可以上电影院。香港则可以公映三级片。最近几年,香港三级片市场虽然跟整个港产电影环境一下,处于青黄不接时期,但却也经常会有让影迷眼前一亮的片子出现。去年的《一路向西》、《低俗喜剧》等三级题材的电影,未尝不是给中国大陆观众送来扑面清风。

今年的香港三级片市场,自然以早已在暑期上映的《飞虎出征》最另大陆观众期待。当然,这部电影尚未实现大陆观众过港去看《色戒》中汤唯黑色浓密腋毛的万人空巷场景。不过,也有消息称,该片上映之初,确实带来大量内陆游客。可见《飞虎出征》这张“三级片”王牌打的也算漂亮。

与香港早年的《玉蒲团》、《金瓶梅》等题材相比,电影《飞虎出征》并不算严格意义的情色电影。它的故事灵感,应该来自彭浩翔早先的电影《大丈夫》,又外加了很多《低俗喜剧》一样的笑料,以恶搞方式实现了“假情色”。如果说情色电影《一路向西》准确把握了嫖客心理学的话,那《飞虎出征》只是将这个心理进行了戏剧化重塑。

香港电影向来有恶搞传统,尤其以周星驰的喜剧电影作为突出。周氏风格,在大陆一些影人那里,被成长后现代主义。周氏喜剧的一个重要特点便是,将一切崇高伟大的东西瓦解掉。不过,随着港产电影的北上,香港电影人发现,纯恶搞瓦解,早已不能满足大陆观众胃口,《东成西就2011》等影片的惨败再次警醒香港电影人。

但是,与此同时,以彭浩翔为首的一批电影人,却又重新开辟了另一条恶搞的道路——那便是,将一些猥琐不堪的东西推崇起来,上升到神圣的高度上去,从而取得喜剧效果。《低俗喜剧》便是用草骡子的段子来塑造了一个神圣如宣传电影以至于让其起死回生的神圣东西出来。

反观《飞虎出征》,这部打着情色电影旗号的影片,将嫖娼这种低俗的事情,赋予了神圣化的人格魅力,直到最后上升为团队精神,战斗意志,未尝不让人发笑!瓦解如周星驰者,可以出喜剧,重塑如彭浩翔者,也不坏。将崇高瓦解为低俗,是喜剧,将低俗推崇到崇高的位置,也出喜感。

《飞虎出征》无疑抓住后者,大做文章。这是香港人在三级片上的小聪明。不过,话又说回来,《飞虎出征》的主题,并非是情色,而成为情色之外的亲情、团队意识与奋斗精神云云,情色成为摆设,是借花献佛。如果说《一路向西》仅仅抓住了嫖客初次嫖娼的心理诉求的话,那《飞虎出征》根本没有触碰半点情色,除了视觉上的露一露乳房。

打着情色的招牌,做点别的,在港产三级片中,已有先例。比如尔冬升的《色情男女》。让舒淇等艳星拍床戏撩拨观众性趣是假,让故事坎坷来反应导演命运起伏才是真。这类电影,于三级而言,是伪情色的。个人一直认为,挂羊头卖狗肉的三级片不是好电影。

既然宣发大打情色牌,那就不能让观众紧握的卫生纸到最后擦鼻涕用吧?借此,真心不觉得《飞虎出征》是什么好三级片。香港电影人的小聪明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