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熟知陈天星,是在他的电影《双节棍》中。该部电影完全不顾情节,一路打过来,最后给了一个扯淡的说法,很有点早年张彻他们的意思——把电影百分之七十的时间用于武打动作上。显然,这种拍发已经不卖座了。《功夫战斗机》这部电影,是由陈天星主演并导演的,当然,该片有香港团队参与成分。这部电影在叙事节奏与故事编排上,显然已经高于《双节棍》这朵奇葩电影。

陈天星电影有向李小龙致敬的意味。数十年前,李小龙确实在电影圈打出了一片天地。李小龙之后,香港的几位打星如成龙、洪金宝、甄子丹等人,也大有成绩。功夫电影,作为电影的一种类型长期存在。当然,老牌武侠导演徐克都已经用科幻的方式让甄子丹上太空打飓风了,成龙都得跳飞机跑火山口了,真功夫电影明显式微。陈天星接过的衣钵,里边能讨到的粮食不多。

单从武打功夫来看,《功夫战斗机》因为成本限制,明显不敌几个月前上映的《金刚王》。从剧本故事节奏来看,没有《激战》的亲情励志有看点。如果说讲明星也不容易这个温情主题的话,与《华丽之后》尚有一定差距。若以文戏男性崛起后如何面对糟糠之妻来视,其与《浮城大亨》的差距也一目了然。然而,《功夫战斗机》便是在这种尴尬的处境中横空出世了。

对于这部叙事结构与故事逻辑尚有一些问题的电影,我们亦不必着急批评,不妨以宽容心态容许电影多样性的存在。陈天星依旧处于成长阶段,《功夫战斗机》优于《双节棍》便应该给以肯定。在功夫电影式微的前提下,陈天星敢于接武打电影衣钵,自然功夫都在电影之外,这点,我们百度陈天星的各种头衔便知。

后李小龙时代,电影依靠小成本的动作拍摄,俨然已经无法提足观众兴趣。我们必须要面对这样一个事实,电影首先只是一种工业生产方式,任何的工业,在科技面前,都得低头,电影自然也不例外。功夫电影式微,正是个体人的能力的式微。未来电影,个体人让位给集体科技,是必然趋势。

且任何功夫电影必须要直面一个根本性问题——功夫绝对不是功夫电影的唯一看点,讲好故事,比打好武戏更重要。显然,《功夫战斗机》相比《双节棍》,更注重了这一点。因此,我们在该部电影中看到更多的文戏,虽然陈天星在文戏中的演技尚需一段时间的锤炼。借此,我们可以追问,文戏于武戏结合的根本点在哪里?

文戏为武戏提供价值依据。换言之,文戏要说明,为何而打。《功夫战斗机》明确了这一点,但为“打”找出的价值点,明显已经落伍——为女朋友幸福而打,为自身梦想而打,为重塑中国功夫的民族热情而打……这些套路,是以往功夫电影已经用烂的。陈天星并没有找到一个更好展示自己功夫的剧本平台。

单从陈天星的武打风格而论,这位演员有一定潜质,若能遭遇优秀剧本与优秀导演,或可锤炼成才。作为类型电影的重要演员之一,陈天星,有理由被影迷重点关注。

《北京遇上西雅图》影评:中国甜心?汤唯还差一点
《厨子戏子痞子》影评:说好的伺候观众呢?
《毒战》影评:杜琪峰的寻路中国
《疯狂原始人》影评:萌虎下山,欢乐无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