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心巧克力》表面看来是一部以纯美爱情、异域风情为主的“怀旧式”影片,但影片实际传达的却是一个现代、前卫的爱情观,而《甜心巧克力》的精彩就在于,它将两者融洽的放置在了一起。

影片以林志玲、池内博之为男女主角,借助日本北海道这样一个被赋予了纯洁、神圣爱情的地方,演绎了一场虽有凄美、但实则温情的爱情故事。林志玲饰演的林月从上海来到北海道,借宿在颇有些木讷的木场总一郎(池内博之饰),却因一场并不愉快的相遇,而爱上了同为滑雪场救护员的星野守(福地祐介饰)。时光飞逝,星野意外死亡,林月是释怀过去拥抱木场君十年来的默默爱恋,还是继续沉浸在悲伤之中?影片的故事,就依着这个线索,不断的推进,阐释了林月作为一个现代女性的情感经历。

电影中有个场景很值得揣摩,林月在上海的家是一个具有年代感的老宅,而在这个宅子中出现的亲人是林月的外婆。在原本代表了传统的她看来,林月因为星野死亡而背负的情感负累,已经是不合时宜的,眼前为林月默默付出10年的木场君,是值得林月去放下过去,重归生活的。

那么,在这种现代生活和传统爱情观念的博弈中,林月就经历了一个不断寻求释怀的过程。对于林月来说,身着和服的一个人的婚礼,成了自己对星野的誓约,这份誓约像极了中国传统的贞节牌坊,捆绑在林月的身上让她始终无法坦然面对真爱她很久的木场。所以,影片中的几处细节和对话,都不断的推动林月这个角色的观念转变,直到她最终完成了对自我和过去的解放。

片末,移植了星野心脏的的林月和木场终成眷属,用10年为过去的伤痛划上了一个休止符,影片创作者的高明之处还在于,星野并没有因为新爱情的诞生而退场,而是如影片中人物所说,是三个人永远在一起。影片也就借此清楚明白的传达了倾向,即过去的爱情,可以放在心上,却不能成为现在生活的束缚。所以,林月才在最后说道:活着真好。

整部影片潜藏着的,正是这个能够被现代观众所接受的结局和故事走向。而在这份现代意识的表面,日本导演筱原哲雄提供给影片一个非常异域、清新、浪漫的影像风格,叙事流畅,故事不慌不忙的铺展开来,用回忆切换场景制造了双城上海和北海道、现在和过去的视觉体验。所以,《甜心巧克力》是一部需要静心欣赏的作品,它并不完美,但可见诚意和感情,这在当下浮躁的萝莉大叔、女汉子当道的华语都市爱情电影中,倒说得上是一股清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