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灵旅社影评:我们都是83岁的小孩

儿童看动画看的是对未来的一种期望,那简单拟人的线条并不意味着低智商的表达,而恰恰是一种高深的理解世界的方式。很多大人说自己看不懂动画片,不是因为动画太复杂了,而是自己经过生活的打磨后,理解世界的方式变得单一了,没有梦幻了。而在接受层面上,与其说我们是去看动画故事,不如说去看艺术创意,那天马行空的画面造型所带来的刺激感,要远远超过剧情的跌沓起伏。

好莱坞动画片与真人片在叙事套路上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是将人的故事以非人的形式展现出来罢了。但我们在看视觉大片时,往往是爽过之后,一地惆怅,还要吐槽几句。但动画片的待遇就要好很多,观众几乎是一片叫好。这一方面与动画本就具有的可爱、欢乐、童真等特点有关,人人都无法抵御这些美好的东西。另一方面也与动画片如今的市场走向有关,传统动画片主要面对青少年观众,而现在动画片制作的关键词是“老少咸宜”,只有这样才有更好的票房保证。《精灵旅社》便是如此,这部讲述父亲对女儿教育态度的故事,与现在流行的《爸爸去哪儿》等真人秀亲子节目的内涵是相通的。父亲德古拉才是这个故事的主角,同时,成人才是这部动画的主要观众。

影片一开始,先用德古拉与女儿梅菲斯之间的对话场景,交代了这部影片的冲突所在——对子女要“圈养”还是“放养”。而后,一大群怪兽陆续来到精灵旅馆里,准备给梅菲斯过生日。科学怪人、透明人、狼人、木乃伊、隐形人等或大或小或丑或美或疯或颠的造型形象,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集中体现了创作者的才华和想象力。仅仅凭这一个怪兽出场的场面,电影就营造了先声夺人的气势,调动了大家的观影兴趣。

根据经典叙事套路,当影片进行到半个小时之后,必将出现一个“情节点”,改变故事的走向和人物的目标,以便进一步发展。在《精灵旅馆》里,便是旅行达人乔纳森的冒然出现,他因迷路而闯进了这座躲避人类的怪兽旅馆,给德古拉带来了极大的苦恼。德古拉不想让女儿见到人类,但是女儿却和乔纳森遇见了,并一见钟情。“哪壶不开提哪壶”,不想发生的事偏偏会发生,这是电影营造张力的常用手法,也是命运常常经历的困境。

爱情的发展必须经历磨难,否则就会显得廉价。当乔纳森和梅菲斯已经在屋顶上一起看日出、两心相印之时,乔纳森的人类身份却被暴露,引起了怪兽的一阵惊慌,他只好黯然离开。但这只是黎明到来前的黑暗,不用太过担心。德古拉从女儿的伤心中意识到自己的教子观错误,比起安全来说,快乐才是最重要的东西,他毅然决定去追回乔纳森。电影在这里再次玩弄戏剧技巧,让德古拉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任务,最后终于成功拦截了乔纳森乘坐的飞机。故事就此达到高潮,就像所有大片一样,这个情节必须在空中进行,因为这样才显得高端大气上档次。

《精灵旅馆》正是通过情节和人物性格的前后逆反,以先抑后扬的手法,不但实现了故事的戏剧化表达,同时也解决了善恶传递的道德问题。小伙伴们不会被教坏,大人也不会担心自己的孩子被教坏,这种模式与《卑鄙的我》是相同的。但影片最后的转折显得太急躁了,就凭德古拉一句诚实认错的话,怪兽们便纷纷改变态度,决定帮助他去追回乔纳森。这个地方的处理缺乏缓冲,应该纠结一会儿,再着陆,就不会有摩擦感了。

与之前的《疯狂原始人》相比,两片在表达父母的爱子情怀和年轻人对外部世界的向往方面是类似的,但是《原始人》中有很多借古讽今的情节,对当下的流行文化也有善意的嘲讽,比如用石板学ipad拍照,就很可乐。《精灵旅馆》在喜剧效果方面做得差一些,尽管加入了很多音乐元素,让场面看起来很热闹,但甚少有引人开怀大笑的地方。

影片里,当德古拉告诉梅菲斯外面世界很可怕时,梅菲斯说:“我已经不再是83岁的小孩了。”这固然是关于吸血鬼年龄的一句笑语,但是对于观众来说,即使我们到了83岁,也依然会有童心,依然会对新奇的东西产生兴趣。动画片做得好不好,就看它有没有提供新的创意,这包括故事的叙述和画面的风格。如果能够以83岁的经验来诠释3岁或13岁时对世界的梦想,或许会有更多美好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