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仇者影评:风格化凸显的都市犯罪电影

电影《猎仇者》前半个小时让我看得兴味盎然:冷蓝灰黑的末世都市色调、晃动倾斜的构图所营造出的隐隐不安的罪恶氛围、多线叙事+时空交错所刻意留白出的悬疑感,当然还有角色扑面而来的边缘、黑色气质,这些都让我眼前一亮,并强烈期待一部《低俗小说》或《穷街陋巷》那样风格化的国产犯罪片的出现。

长期以来,涉案题材是国产电影一大雷区甚至禁区,不许过多过细描述罪案细节及过程、主题必须正面光明向上、人物须要正邪分明善恶有报等等“枷锁”,不仅束缚警匪类型(及相关的犯罪电影、黑色电影类型)电影创作的活力,更让创作者寒蝉噤声固步自封。连杜琪峰这样的警匪电影大家,进入内地市场,也只能选择《毒战》这样以公安英雄为主角的“安全模式”进行创作,就更别提经验不足话语权有限的青年导演了。但在有才华有追求的青年导演来说,即使戴着纸枷锁依然有个性创作的空间,只要你有不吐不快的创作欲望,比如之前青年导演非行通过《守望者:罪恶迷途》和《全民目击》,以及青年导演程耳通过《边境风云》所显露出的对犯罪电影在类型混搭及风格开掘方面的努力,就颇堪鼓励和借鉴。而此次青年导演伏羲创作的《猎仇者》亦有同等追求,虽然功过不一,得失互见,但亦值得认真对待。

《猎丑者》同样选择以“罪案中人”吴镇宇和樊少皇作为影片主角,而将公检法等社会正义力量置于后景或干脆让其缺席,在传统的惩恶扬善的故事模式“掩护”之下,着力突出人性在善恶抉择面前的挣扎与救赎,以及对以暴制暴在多大程度上具有正当性的话题的探讨等等。作者在类型突破上的用心很明显,在剧作上编织也颇下了一番功夫,在影片风格营造上的努力,更是普通观众也能轻易感受到的。

香港著名摄影师黄岳泰的掌镜,让影片在影像语言上的风格化尤为突出,色调、构图及画面造型皆扑面而来一股浓郁的黑色电影氛围,而影片前半部分的剧情铺陈和剪辑节奏与这种氛围结合得相得益彰,营造出一种国产电影少见的“罪恶天堂”感:灯红酒绿的欢场世界、黑帮斗殴的法外“狂欢”、反派人物的飞扬跋扈(常铖和林雪两位老大的造型,带来某种香港黑帮片的观感,在内地电影中倒是颇为新鲜)、主角人物的神神叨叨与欲言又止(吴镇宇的角色设置,导演明显致敬马丁•斯科塞斯的《出租汽车司机》,相似的还有香港电影《的士判官》中的黄秋生),都让人感觉颇为新鲜且带劲,并带来强烈的观看欲望。

风格化的营造与深入,不仅是影像造型的功夫,更需要后边人物刻画和剧情发展的接力,但当人物关系逐渐明朗之后,影片后半部分的剧作逐渐失之松散,不得不说有点遗憾。而且吴镇宇和樊少皇二人关系变化的节奏有点粗疏,缺少让人难忘的细节和人性的挣扎时刻。另外,如何平衡情节推进、真相提点以及人物刻画之间的关系,是影片编剧导演要向《全民目击》导演非行学习的部分。不过,比较难得的是,二人关系真相的悬念,还是保留到了最后一刻,而真相明朗后两人的行为也不乏感人的人性光彩。不得不说,这既符合影片审查的清规戒律,也是人物性格发展的某种必然。如何能将二者有效有机结合起来,是内地的年轻创作者们今后要继续琢磨的范畴。

另外,影片的副线故事虽着墨不多,却颇为有效地弥补了主角的生活空间和精神世界。樊少皇与其父亲的关系、邓紫衣与吴镇宇的爱情故事都让人感受到一股暗黑氛围之外的人间真情与人性救赎,可谓影片于不经意间传达出的“接地气”的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