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中央6台播放了这部片子。记忆里这是上大学时看的大片,那个时候大片还不多。似乎是在学校旁的电影院看的。不过已经记得不太多了。但还记得当年的震撼之感。极其出色的特技,与海阔天空的想象力。斯皮尔伯格的确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导演。昨晚重看,那些特技做出的恐龙还是非常非常地可爱,原始森林中自由行走自在生活的形象深入人心。导致我对于这种6000万年前的动物比很多现在仍然存在的动物更亲切与熟悉。而情节紧张处,凶残的镜头也是吓得我要蒙上眼睛。漏洞很少。

最有意思的一个发现是:在这部由于科技的高度发展,大量运用电脑特效的影片中,斯皮尔伯格竟然借恐龙的基因工程对于现代科学提出了疑问:科学是不是可以让人类自以为是全世界的主宰,可以支配自然而超越自然?当然,导演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可以看到,这体现了现代西方在经过20世纪以来对于科学的反省后,对科学的局限性的认识。科学不能成为人类狂妄自大的借口。不过,这也并不影响科学的伟大。毕竟,因为科学的发展,斯皮尔伯格才能创造出,我们才能看到6000万年前在自然中悠然自在地生活的恐龙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