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找女儿找得丧心病狂的父亲,一位案件办得无所适从的侦探,还有一群徒有表面同情心的路人。《囚徒》的世界用惨淡二字形容都嫌不够贴切。

2013年的多伦多国际电影节上获得人民选择奖—最佳故事片三等奖的《囚徒》,由凭借《焦土之城》受到瞩目的加拿大导演丹尼斯·维勒弗执导,好莱坞一线男星休·杰克曼和杰克·吉伦哈尔联袂出演。

魅力男生组

这组合初看未免有些违和之感:擅长实事话题批判的丹尼斯·维勒弗从个人到作品,都带着文艺青年的忧愁与内敛,而休·杰克曼和杰克·吉伦哈尔则在好莱坞商业大片的熏陶带着耀眼的时尚。但是,当作品呈现在观众面前的时候,却有着超乎寻常的精彩。

丹尼斯·维勒弗的表现自不必说,《迷情漩涡》开始到《焦土之城》导演独特的眼光和自我特色显著的拍摄风格很快就在圈内确定了自己的位置,并且每一部影片都能收获奖项。而休·杰克曼近几年也开始注重影片的深度和厚度,着意选择剧情扎实的电影表演,似有摆脱动作片、商业片的局限,拓宽演绎道路的野心。

至于杰克·吉伦哈尔,一直都是位特别灵气、英俊的好演员,无论是早前的灵异片《死亡幻觉》,GAY片巅峰的《断背山》还是商业气息浓厚的《波斯王子》、《源代码》他极具层次感的表现都相当出彩。

平而不淡的剧情

《囚徒》的剧情线性叙事,没有过分的铺排,也没有刻意制造悬念,甚至连高潮也没有设计得跌宕起伏。在两个半小时的过程中,导演以警察和当事人的两个视角展开叙述。一方在推进过程中不断创造新的案情,增加的故事背景的黑暗面强度;另一方则通过当事人的疯狂行径表现人性的残酷,表达出创作者对社会冷酷现象的批判。

通过两个交织在一起的视角,故事呈现出来的是当前社会的冷漠,和管理体制的松散。导演切入这两个视角阐明自己观点,采用了两段比较边缘且独特的情节来扩大的问题的焦点。一则是休·杰克曼对可疑者动用私刑,二则是吉伦哈尔在牧师的家里发现,几年前被动私刑致死的尸骸。

与这两个事件相呼应的是警察当局的不作为和无法作为,不仅是导致休·杰克曼动用私刑的主因,也是十几年前的失踪男童始终下落不明,休·杰克曼差点死于非命的主因。

导演以两个视角叙事,又将观点进行叠加。看似处理复杂,但是表述非常简单、利落,不至于让观众在两个小时里觉得无聊、厌倦。不过,严格点来看,剧情还是有不足之处。由于对情节的描述过于细致,使影片整体感觉力量不足,尤其是在悬念尘埃落定的部分,震撼力稍嫌薄弱,开放式的结局也没给观众足够遐想的空间。

喻思考于娱乐

如果把电影当做菜,那么导演就是大厨,演员就是主料,剧情就是烹饪技术,而修饰影片可看度的其他元素就成为了配料。要想让剧情好看,在各方面条件都齐全的情况下,能获得较高的满意度,就得看导演和编剧的叙事能力,这就如同大厨掌握火候一般,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回顾丹尼斯·维勒弗的影片,几乎都在严肃地讨论社会问题,但是并不见得这些影片就枯燥沉闷。之所以他能让《焦土之城》和《囚徒》这样的影片能在娱乐至上的美国受到关注,剧情的说教方式和程度把握得相当高水准。

德国导演丹尼斯·甘塞尔在2008年上映的作品《浪潮》是同样题材影片。导演抨击集权统治的态度,通过一堂实验课的案例完成。具化的表达方式,使影片在公映之后获得了业界的好评如潮。同样,丹尼斯·维勒弗的《焦土之城》也是通过简明、直观的事件了阐述自己的观点,获得了成功。

与之相比,《囚徒》亦是事件上做文章。但是强化剧情、弱化批判性,在表达导演对社会问题的思考上进行点到为止的处理,看来未免有些圆滑。

导演所以这样处理,或许会有强化剧情、增强娱乐感的考虑在其中。动用好莱坞一线男星便是商业化考虑的因素之一,至于曲折兜绕的剧情,当中恰当地设悬念、丢包袱也是在强化剧情观感,从某层面来说也是商业化、娱乐化的考虑。

尽管没有做到十全十美,但是在商业浪潮冲击电影工业的今天,《囚徒》仍然不失为一部好片。面对大行其道的3D趋势,《囚徒》在向观众证明2D电影的另一种观感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