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福音战士新剧场版:Q》流出,作为有大量宗教、哲学元素的作品,额外也花了一些时间把旧剧场版研习了一下,虽然理论上它们和《杀戒》风马牛不相及,但在很大程度上它们有着相近的精神内核和艺术特质。影片完全无视时间轴的存在,故事的推进完全按照不同程度的闪回,虽然此种非线性叙事确实有碍于对剧情的认知,但确实对特定段落和情感表达的惯常手法,作为久经沙场的电影观众表示压力不大。

影片以情感线为引,讲述了一个恨、欺骗、救赎的故事,当然为了加重艺术呈现力,角色们的心理极度复杂而异于常人,偏执且病态。火华哥的角色塑造完整,充满戾气的家族营生从小就造成了心理阴影,而婚后不平等的拖累致使阴影被放大而陷入人格的不稳定,最终举起了屠刀接受杀戒的考验。因为电影的视角是男性的,所以对火华哥的塑造更加客观,而倪妮的角色多主观臆断,塑造不丰满且行为不太被认同,自始至终都只是作为背景事件而存在,没有给与辩护的机会。片中最终呈现了故事的两个不同发展方向,出于动物本性和人类理性的:当冲动冲最终占领头脑就有了梦魇中的血海,而最终亲情和母爱却最终使他放下,其实作为亲情和血缘的讨论在本月初的《亲爱》也有所讨论,本片却没有涉及太多,稍显遗憾。

作为两个世界的人的结合是文学作品中亘古不变的设定,童话往往以婚姻作为故事的终结,而现实主义往往却开端于此种婚姻,而这种无奈除了源自自身,外界的无端放大和推波助澜也将矛盾从量变推向质变,虽然影片还不至于沦落到门当户对、阶级和地位等的道德说教,但是却呈现了一种“以婚姻为目的的谈恋爱就是耍流氓”的有趣观点,现实主义往往是真实世界的放大镜,而作为商业电影所取悦的观众大部分却又是为了逃避的,这种关注小人物、底层人群的生存状态的电影自然无法匹敌《致青春》这种童话故事,但是偶尔毁一下三观也还是不错的,至于6月9日的新档期,乃们真不知道《富春山居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