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根据“英国惊悚小说天王”李查德(Lee Child)的同名小说改编,聚焦一位前陆军警察Jack Reacher追踪一位狙击手的故事。据悉,派拉蒙计划将此小说改编成系列电影。

影片根据“英国惊悚小说天王”李查德的小说《完美嫌犯》改编一个匿名枪手在闹市区制造了连续狙杀五人的血案,所有证据都指向了前狙击手詹姆斯·巴尔(约瑟夫·斯科拉饰),但被捕后的他只说了两句话:你们抓错人了;把杰克·雷彻(汤姆·克鲁斯饰)找来。随着案件调查的不断深入,剧情开始朝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炮制这场惨案的真凶似乎另有其人,而别有用心的幕后黑手也被迫甘冒奇险盯住雷彻,只为弄清楚无所不能的他究竟是何方神圣...

完整剧情

一枪手驱车至某多层车库楼上,向着河对面的公共公园射击,连续狙杀五人。警方拘捕的嫌犯为另外一人 —— 前军方狙击手詹姆斯.马克(巴尔),锁定巴尔的证据链极其完美,侦办警探爱默生建议巴尔放弃聘请律师转而乖乖认罪,以此换取终生监禁的活命机会,巴尔拒绝认罪只要求找杰克.雷彻。

杰克.雷彻出身军人世家、毕业于西点军校,在宪兵队服役多年,技能出众功勋卓著,以上校衔退役后回美国过着居无定所的游侠生活,除非他愿意、否则根本找寻不到。但杰克从新闻获知巴尔所涉案件后,出乎意料地主动现身。

罗丁检察官与爱默生带杰克去见巴尔,巴尔却因遭其他囚犯殴打而昏迷不醒。巴尔的委托律师、罗丁检察官之女海伦.罗丁赶到,交谈中杰克告诉海伦,自己曾侦破巴尔在服役期间的凶案前科,当时因法律以外因素巴尔免受刑责,如今自己前来只为确保巴尔此次不再逃脱。海伦指出,巴尔上次案发后在证据面前认了罪,此次则不然,本案或另有真相,此外巴尔本次案发后指定要杰克前来亦属蹊跷。海伦对杰克许以自己的首席调查员职权,使其得以接触本案所有证据材料,杰克最终决定留下参与调查。

海伦逐个走访受害者家人,罗丁欲劝其不要为巴尔辩护,父女二人不欢而散。杰克探查现场并察看证据,晚间独自在酒吧用餐时,年轻姑娘桑迪主动讪却讨个没趣,几个混混借机寻衅约架,刚开打警察便迅速赶到。。。事后杰克告诉海伦,酒吧事件有预谋系受人指使,自己还被人跟踪,海伦不以为然。海伦向杰克介绍受害人情况后,表态已铁杆认定巴尔有罪,但杰克此时却已经察觉案情有异,他要海伦调查巴尔。

酒吧事件的指使者受雇于本案真正凶手,他将杰克的个人资料交于对方;但酒吧事件是其擅自行动,幕后雇主逼其咬食自己手指作为惩戒,他无法做到遂被杀死。

从海伦所获巴尔信用卡对账单上的加油记录,杰克推断其很可能定期驱车前往某靶场练习,要海伦寻找符合条件的靶场。杰克找到桑迪,并顺势寻至酒吧事件头目吉布家中,吉布莫名失踪,杰克推断其已被灭口。

杰克结合自己被跟踪袭击并列数案件若干疑点推断巴尔无辜,海伦并查到跟踪杰克的汽车属于乐德班尔建筑公司,至此凶案真相隐现:凶手的目标是‘冷枪’后第二枪目标奥赖恩.阿彻,动机是为夺取某建筑项目,狙杀另四人只为掩藏真正目标;模仿巴尔前科手法来构设陷害之,说明真凶与巴尔熟识而知悉此前科。海伦认可杰克的推断,犹豫后决定继续参与调查,她将查到的靶场地址交给杰克。

桑迪被杀并抛尸于杰克所住汽车旅馆,因为酒吧事件后去找过桑迪,杰克背上重大嫌疑。杰克驱车回旅馆被爱默生撞见,激烈的追捕后杰克得以逃脱。杰克电话告知海伦,对方正象陷害巴尔一样陷害自己,并提醒她爱默生与她父亲间至少有一人是内鬼。

杰克在靶场查到巴尔果然经常与某位朋友一同练射击,此人正是制造凶案的的枪手。杰克电话告知海伦自己调查所获时,海伦正将调查到的乐德班尔建筑公司种种黑幕交给罗丁检察官,要求其介入调查,检察官颇不以为然;海伦想起杰克的提醒赶忙离开,却在电梯中被爱默生击倒,原来他才是内鬼。凶手试图以海伦要挟杰克,杰克却警告对方自己随时可一走了之,并握有足够证据可交给联邦调查局;凶手经过权衡按其要求给出地址,设伏等其主动上门。

杰克此时已并非孤身一人,靶场老板获知案情,他明白自己被卷入会有危险,前来助阵铲除罪犯。经过激战杰克消灭匪徒并击毙爱默生,团伙老板翟科.切诺维克(俄语‘犯人’)被活捉,但无证据能证明他有罪,杰克干脆射杀翟科并顺手将手枪扔在爱默生尸体手边。。。

巴尔苏醒但记忆部分丧失,他以为自己再次制造了凶案,他沮丧万分极其害怕,因为他知道有人会害他,而且法律不能保护他,但是有个人会帮助他,因为他不在乎法律,不在乎证据,只在乎什么是公正。

影片评价

《好莱坞报导者》评价他“状态很好”,“汤姆·克鲁斯也许不是原著中所描述的那种6尺5寸高的彪形大汉,但是他却让这个角色跟他完美贴近,如同套上了塑胶套一般”。

《滚石》也称赞说,“影片是克鲁斯的个人秀,而他也牢牢掌握了舞台”。

《综艺》对选择阿汤哥饰演杰克·理查尔这个角色并不买账,“理查尔应该是像年轻时的阿诺·施瓦辛格或西尔维斯特·史泰龙的那种肌肉发达的形象,一旦换做汤姆·克鲁斯这类明星来演出,影片会就少了很多趣味。克鲁斯显得太过迷人而不够冷血,而他的粉丝也不一定会接受他的转变。”

《时代》就总结说:“即使电影有时看起来很酷,却总让人感觉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