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上《特种部队2》,这已是白宫一年内第三次遭遇强拆。要说强拆的执行力,没人能超《2012》的导演罗兰·艾默里奇,而相对摧枯拉朽的外在破坏力,今次他更乐衷于将白宫的政治灾难打造成一场围观者的盛宴。

影片的故事本身乏善可陈,无非是白宫沦陷,总统身陷囹圉,特工挺身而出,凭一己之力力挽狂澜的俗套。同样的梗概还出现在好莱坞同档影片《白宫陷落》中,而《惊天危机》引进前原名《白宫坠落》,仅一字之别,为提高辨识度,引进时临了改名换姓。较之《白宫陷落》,在同样简单粗暴的动作追求中,《惊天危机》枝杈显得更加茂繁茂。整体来说,这是个鸽派想撤军,鹰派闹政变的故事,惊天突变,让白宫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

影片开篇通过总统的视角,为紧张的安保埋下伏笔,同时对总统的个人情趣稍做交代。接下来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一面是深陷丧子之痛的老安保头子要退休,一面是面临父女感情隔阂的新保安要上岗。导演对雇佣兵如何突破白宫防线十分吝啬,对父女的白宫一日游倒是细致铺陈,当父亲应聘安保工作失败,徒剩失落和陪着女儿白宫游的使命。各色主角至此落位,然后神兵天降,白宫沦陷,媒体和群众蜂拥围观。

为了营造围观者的代入感,导演选择从两个视角入手,一个是总统的密室逃生,另一个是小丫头的白宫历险记。前者是传播的核心内容——没什么比总统抱头鼠窜,被扁得七荤八素更吸引眼球的了,新总统更惨,上任不到五分钟就嗝了;后者是传播的手段——小丫头手机上的youtobi是典型的自媒体,末了导演还适时提醒观众,她的博客吸引了全球7亿人的围观。镜头方面,每当男主公触发火药,或是营救方黑鹰坠落,导演都会给到白宫外围观群众的反打镜头,导演对围观文化的偏好显而易见。

围观文化的特征之一是围而不散,故在《惊天危机》中,尽管子弹和导弹齐飞,围观群众照旧置危险不顾,将白宫围成里三层外三层。围观文化的特征之二是无能的干预,贸然出手的结果是黑鹰坠落,坦克报废,精锐部队遂沦为围观群众的一份子。更大胆点想,罗兰·艾默里奇就是将影片当做一个围观事件来处理的,一面是模糊不清的真相和水生火热的主角,一面是煽风点火的媒体和唯恐不乱的政客。里子,面子,乱象纷呈。

而围观有时候是要衍生灾害的。片中,媒体的报道直接将传出一手视频的小丫头出卖,使之沦为歹徒制约其父的筹码,最终逼得总统现身。这样的桥段其实不无现实的蓝本。2002年俄罗斯歌剧院人质事件中,劫匪正是通过新闻报道得知人质中官员亲属身份,并以此要挟提高赎金。而在慕尼黑惨案中,甚至还出现过歹徒通过电视直播观察特种部队部署,直接招致营救失败的惨剧。

围观文化的另一大特质是,它往往非理,且是碎片文化。罗兰·艾默里奇套用围观文化的代价是,为围观而围观,看着热闹,漏洞百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