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关于杀戮

影片开头,匪徒们化装成军人,雄赳赳气昂昂的走进银行大门。一群小孩趴在地上,他们中有年龄大点的,有很小的,有男孩,有女孩。他们把一只蝎子放进了一堆蚂蚁中,看着这只蝎子被无数只黄里透红的蚂蚁慢慢吞噬,所有人的眼睛里闪烁着兴奋。最后,当蝎子差不多已经死去的时候,他们拿起一把干草,盖在蚂蚁窝上,点燃,然后期待的注视着。伴随着青烟,一阵阵噼噼啪啪的声音传出,刚才还如波涛般汹涌着淹没蝎子的蚂蚁们,转眼间都化为乌有。与马上开始的匪徒与早已埋伏在银行周围的众赏金猎人之间的火爆枪战相比,暴力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杀戮,似乎是人的天性,也许这才是暴力美学如此被欣赏的终极原因。     

那么,在狂野西部,当敌对双方只为生存,正义与邪恶的对立被弱化时,杀戮就让旁观者欣赏到纯粹的暴力的美。

2.男人的情谊

几个匪徒在一片荒漠里作片刻歇息,其中一个打开了一瓶酒,喝了一口,扔给一个同伴,同伴喝了一口继而再扔给下一个同伴,如此进行下去。大概你会觉得几个人分完一瓶酒会体现出男人的友情,如同小学语文课本里讲述一个班的战士分一个苹果那样。但显然这样安排有失真实,于是发生了电影里的一幕,一个匪徒想从上一个人手里接过酒瓶,可酒瓶被扔向了另一个人,他只好眼巴巴的望着酒瓶飞来飞去,就是飞不到自己手里。直到酒瓶飞到最后一个人手里,他想这下要给我了吧,可那人仰起脖子咕噜咕噜一饮而尽。到头来他仍然一滴酒都没尝到。所有的人都哈哈大笑,只有他铁青着脸。   

最后的大战前夕,几个匪徒去了趟貌似是妓院的地方。派克只是稍作休息,一句话都没说。隔壁的两个兄弟却和妓女争吵不休。这时候你大概会想行事一向透着正派范儿的派克会替兄弟把钱付了,或训斥兄弟们一顿。但他只说了一句:Let's go。于是出门和一直等在门外的另一位兄弟,一行四人,慷慨赴死。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