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多时候我们会发现离自己好远。很奇怪的做出一些自己也不相信的事。

这几天一直和一个男性朋友在一起,他看上去就是初中班长那一型的。

后来不知道怎么的,他说给我讲一个故事:一年前,他在酒吧里认识了一个五十一岁的男人,很温柔,很有男人味,主要是对他真的很好。每次出去都请他吃饭,ML的时候也都是伺候他。他说,自己根本不是这样的人,现在的生活变的好压抑,所有的重心都放在了那个男人身上。

去年他们在最happy的时候,他试图吃敌敌喂,把他们的爱保留到永远。  

就想起Sonny绝望的眼神。他根本就是厌烦了那种freaking bitch一样的老婆,厌烦了忙禄的生活,“you dont understand me mum...”

他甚至不再解释。他能做的就是为了他爱的人付出一切。他是这样浪漫又温柔的人。我们都会梦想和自己爱的人飞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在那里没有人认识我们,没有人介入我们的世界。多好。  

cal的死是这样的决绝,甚至来不及做出痛苦的表情,这样的结局更让我满意,因为我知道即使Sonny成功了,他也会背判cal,因为他本来就是想逃离任何人,除了他爱的。

我一直在想,电影结束之前,Sonny的眼神里是什么。

仿佛他伟大的梦醒了。从头到尾,他都是处于兴奋状态

“i'll make it!!!trust me i'll make it”

他的自信仿佛是种幼稚的表现。

任何人都知道

this is impossible....

所有人好像陪着他做完了这个梦。结局谁都知道,只是他们善良的让他把梦作完,不在中途吵醒他。  

那些路人的反映是最让我反感的

冒似布什的FBI是我最喜欢的,他是最人性的参与者,他明白一切,却什么也没说。

图然想起一句话:生活是场压抑的强暴,与其忍受,不如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