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布景、人文、道具、服装、影片台词、细节、武打设计怎么看都不是一部来圈钱的片子,虽然主角依然是叶问,可片子中能看到导演有导演的话要说。如果问为什么那么多人拍叶问,一来,好的素材,必然英雄所见略同;二来,拍什么样的片子,还得看能不能找到这样的投资。

问题在于拿什么心去拍的片子,片子中又有怎样的演员?

甄子丹的《叶问》《叶问:宗师传奇》,王家卫的《一代宗师》我都看过。

甄子丹“叶问”系列,除了精心的武打设计让我叹为观止,就只剩下撩拨民族情绪的俗套技俩。看完只赞武指。

王家卫的《一代宗师》有头无尾,尽管画面帧帧考究,梁朝伟一举一动,眉宇眼梢的醇厚和明净依然,单论剧情,只托起了章子怡扮演的,骄傲倔强,对自己够狠够决绝的宫二小姐。

《叶问:终极一战》讲的确实是叶问后半生的故事,自然没有年轻时代的热血方刚。于是有人叹这道叶问中老年的大菜,味道不够劲,只留下吃饭、吃饭、再吃饭的戏份。而这戏确实要从吃饭说起。

《叶问:终极一战》里面要讲的,还得从黄秋生刚抵达香港,吃的第一碗饭开始。

他说:切磋可以,先得吃饱了饭。叶问隔海渡到香港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日本侵略者毁了他佛山的家,乱世难为,民生多艰,他要搵食。

市井小民也好,宗师也罢,都得先寻口饭吃,另有一家老小需要给养。这是武侠小说里面很少涉及或细描,但人活于世必须首先解决的现实问题。

片中说:太有个性的人,越发难找到合适的工。有所坚持的人,必然会遇到更多的磨难。叶问四海漂泊,靠一身真功夫将咏春发扬光大。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黄秋生干净利落的开场秀,一张报纸方寸之间令对手再无辗转腾挪之功,让梁双叹服不已,当即决定拜师。

有真功夫,口碑人气都不难积累。难得是找准徒弟。他曾跟曾志伟扮演的吴师傅说:人家说徒弟找到好师傅难,其实师傅找个好徒弟更难。

他后来的徒弟里面,有学了半瓶水,就在对面以咏春的招牌开馆收徒的、有喜欢寻事斗殴的、有依附于强权,行走在灰色地带的……

叶问最后讲:做人应当以树为楷模,根固而随叶摆。做事应该学钱的样子,内方还得外圆。

他有原则,明是非却不强求。

他的徒弟,寻衅滋事。他以游泳论,习游泳是为能游于水,而绝不是推人下水。

罢工运动,徒弟分立两派,他简单一句:别外人还没闹先窝里斗起来,自己人得团结一块儿。

邓声在金钱诱惑与是非黑白间挣扎时,他一碗无糖龟苓膏,将想说的都放在里面了。

吴师傅受难,他不因帮派相隔,为正义保吴师傅平安归来。

徒弟打擂台被陷害,他不顾自身,带着徒弟们独闯无人敢动的九龙寨。

他凡事不爱求人,不论是同学故旧,还是徒弟们。一双被,一间屋,可以他都想自食其力,无求于人。

他苦痛,老朋友要卖儿鬻女方得生存,而他无力相帮。

他走在旧时的香港街衢,乱世之中,总免不了难堪之事,而他行走的稳,每一步都能踏得实,立得住!

什么是宗师气质呢?是台上一朝胜利,扬眉吐气,所有观众掌声如雷,受万千拥戴之时么?

什么是宗师气质呢?是徒子徒孙满堂,尊享礼待拥护之时么?

我想,所谓宗师气质,我更欣赏无论经历什么,行得稳,踏得实,立得住!遵从自己的初心,有着旧时人们一生坚守的行为准则。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有活下去的勇气,也有助人的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