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中秦国大破六国联军进而一家独大的历程,只是历史长河中的一段峥嵘故事,无法与当今社会发生直接的观照勾连。黄健中导演的《裂变》的确有黄钟大吕之声,丁黑导演的《纵横》在形而上的精神建构上稍稍减色。

中国思想史上最为星光灿烂的一段是春秋和战国时代。那是诸子百家放言、士子纵横天下的时代。自从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中国的哲人和学人再未出过深刻影响世界的伟大学说。2009年,根据小说第一部改编的《大秦帝国之裂变》在历史剧爱好者中掀起热潮。如今,其续篇《大秦帝国之纵横》又在央视一套黄金档播出。

孙皓晖小说《大秦帝国》中,始终洋溢着一股“老秦人”的大无畏气势和诸子百家的思想光焰。用通俗的话说,这部小说志在为一直被斥为“虎狼之国”的“暴秦”翻案。曾为西北大学教授的孙皓晖穷30年学养积累,历16年寒暑写作,完成了这部常怀赳赳之气的小说。因为学识丰富,说理透彻,故事跌宕,这一大篇“翻案”文章使得“暴秦”之说再也无法立足。

《裂变》的主角是秦孝公和卫鞅这对变法组合,《纵横》的主角是秦惠文王(富大龙)和张仪这对扩张型君臣。《裂变》知音众多、反响强烈,是因为剧中的改革和法治主题与时局多有对应,卫鞅“极心无二虑,尽公不顾私”的改革者形象也是今人之所盼。相比之下,《纵横》中秦国大破六国联军进而一家独大的历程,只是历史长河中的一段峥嵘故事,无法与当今社会发生直接的观照勾连。黄健中导演的《裂变》的确有黄钟大吕之声,丁黑导演的《纵横》在形而上的精神建构上稍稍减色。

《纵横》没有严格依凭小说编剧,而是对原著中的情节和人物进行了增删取舍。人物方面最大的改变是作为张仪对照型人物的苏秦没有了,而是给他身边放了一个虚构的野蛮女友“苏宣”。情节方面最大的改变是诸子辩论的篇什尽数删除,秦国之外各国之间的攻伐也能省则省,秦惠文王和张仪敌六国的主线更集中,同时大大增加了感情戏、女人戏。虽然改编的力度很大,但小说的精神气质基本继承下来:为秦国说话,显士子豪情。

那是中华民族的青春岁月,没有“三纲五常”和森严秩序的束缚。青春是自由的,公孙衍开始是秦国的大良造,与母国魏国为敌,过不多久就回归魏国出仕,献合纵之策欲灭秦国。张仪昨天在楚国不得重用,今天就在秦国拜相。青春是奔放的,没有繁文缛节,没有门第之见,但有长策在胸,君前一番宏论便能出将入相。青春是无忌的,老百姓并不畏官如虎,布衣之身可驳君王之论,民女不从相国的婚嫁之请。青春是善变的,诸国邦交朝秦暮楚,煞有介事中带着漫不经心和形同儿戏。青春是多彩的,儒家、道家、法家、兵家各显奇能。青春也是苦涩的,连年征战,死伤无算……《大秦帝国》呈现了一个与今时迥然不同的,有些眼熟但更多陌生的世界。从中能看见国家民族的依稀来路,也能找到蹈厉奋发的精神热源。

要说缺点,《纵横》跟《裂变》比,少了些强悍之风和理想光芒,这也是张仪和卫鞅精神气质上的差异。列国争雄的宏观态势交代得也不清楚,秦国独抗六国的故事,基本上简化成了张仪和犀首的斗法。富大龙有猴气,喻恩泰有痞气,他们的个性设计和即兴发挥让惠文王显得变态,张仪显得滑稽。

如果把《大秦帝国之纵横》放在整个历史剧的坐标系中,它不能算很出色。但如果放在今年一败涂地的历史正剧方阵中,它又明显领先于同侪。然而,这部思想性和娱乐性尚可一观的作品,收视表现和其他历史剧一样低迷。不得不说,电视剧观众的口味变了,他们宁愿在雷剧中寻找娱乐快感,也不愿意一板一眼地反刍坚硬的历史。

李星文(北京 剧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