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俗喜劇》正式公映前,杜汶澤在facebook說過一番話,他說香港人不是不支持本土電影,當有一部真正屬於本土的電影拍了出來,香港人還是很支持的。這番話還配上某戲院優先場滿座的截圖,一片紅色,似乎特別有說服力。  

看過《低俗喜劇》後,想找回這番原來很多人分享的話,不知道為甚麼,在杜汶澤facebook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我想,我和杜汶澤兩個人之中,必定有一個斷了片。  

早在最初看到那番話的時候,我便有話想說,但我要說的不是香港人支不支持本土電影,我要說的是《低俗喜劇》能否代表本土電影。  

一,低俗是否本土電影的標誌?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不如先問一問,《低俗喜劇》究竟又有多本土?  

其實「低俗」一詞就是大陸用語,這尚可視為彭浩翔對於香港電影處境的一種自嘲,但再看這部電影的字幕,你也許會有點失望。可以說,《低俗喜劇》的中文字幕,根本不是為香港人提供的,角色口中說的是「邪骨」,字幕顯示的卻是「另類按摩」,如果這部電影如它宣傳那樣,它就是追求低俗的,它就是為香港人而拍的,那麼這樣的字幕恐怕是不可原諒的。

大量的本地粗口,能帶給觀眾很大的語言親和力,但這只是非常表面的本土特色,甚至也可以說只是彭浩翔的個人特色而已。不合理地迴避粗口,固然是脫離現實,但不合理多的粗口,也同樣是脫離現實的。

再從內容來看,我完全認同《低俗喜劇》是香港本土電影的一種,而且非常典型。幾年前,彭浩翔北上發展,影迷多有質疑,這次也算是他對這次質疑的有力回應了。但把本土電影定位為「低俗」、「爆粗」、「賤格」,那便是把香港電影收縮到一個非常小的範圍,一夜回到解放前。《奪命金》是不是本土電影?《桃姐》是不是本土電影?《天水圍的日與夜》是不是本土電影?《竊聽風雲》是不是本土電影?《我愛香港》是不是香港電影?甚至可以問,同樣是彭浩翔拍的《維多利亞一號》、《志明與春嬌》、《出埃及記》是不是本土電影,同樣是杜汶澤主演的《懸紅》、《人間喜劇》是不是本土電影?

任何一地的電影文化,如果它是蓬勃的,那它必定是多元化的,荷李活電影也不是只有大場面。

《低俗喜劇》一開頭便自道,這部電影充滿各種「政治不正確」,但它卻搶佔了最大的「政治正確」,就是宣稱這是一部本土電影,而且杜汶澤也不斷告訴大家,這是拍給香港人看的電影,他們完全不在乎大陸市場。在我看來,這更多是作為一種宣傳策略而已。隨著近年本土意識在香港的抬頭,不僅電影製作人需要搶佔「本土」的道德高地,觀眾也同樣有這種需要。一個香港人支不支持本土文化,最直接最容易的表現,就是看他會不會為本土電影買票入場。

《低俗喜劇》並不是近年來唯一的本土電影,更加不能說是最高水平的本土電影,無論從題材、技巧上來說都是。如果只拿《低俗喜劇》或彭浩翔電影來看本土文化,也很容易讓人誤會香港只有這種低俗的市井文化,而沒有精緻文化,在某種程度上,這甚至是對香港本土文化的污衊,而非捍衛。

在我眼中,只要那部電影是關注本地的人或事,能表現本土的某一種文化,無論是低俗的還是精緻的,它都應該歸為本土電影,至於資金來源、目標市場,甚至製作方有沒有外地人的參與,這些都不很重要。甚至是架空的武俠電影,都可以歸類為本土電影,難道武俠電影不是香港起源的嗎?美國鬼才導演塔倫天奴(Quentin Tarantino)拍《殺死比爾》(Kill Bill)都聲稱自己是受了香港武俠電影的影響,香港電影難道不應該為此感到自豪嗎?

在過去相當長一段時間裡,香港觀眾和大陸觀眾的品味差距是被誇大的。雖然大陸觀眾未必完全看得懂香港電影裡一些非常本土特色的橋段,但這並沒有削減大陸影迷對港產片的熱愛,以我觀察,粵語版的港產片不僅在廣東有市場,在北方也同樣有市場,看原音版幾乎已經成為很基本的影迷修養了。

在過去某一段時間裡,香港電影的挫敗,一是來源於香港電影人不思進取,另一方面則是源於香港電影人的過於自卑,過度遷就大陸市場的口味後反而在大陸影迷中失去了魅力。與其說香港觀眾放棄了本土電影,不如說是香港電影人先放棄了香港市場,所以在一定程度上,我是相當認同杜汶澤說的那番話,換成我的說法是:如果非要探討香港人支不支持本土電影,首先要問香港電影人支不支持香港電影。然而,如果把香港電影定位為「低俗」,那只會走向「非低俗」就等於「非本土電影」的另一個誤區。香港電影實在可以在追求精緻的同時,保留本土的特色,或者說香港電影在保留本土特色的同時,也是同樣可以追求品質和拉闊題材的。

《低俗喜劇》這部戲,或者說彭浩翔和杜汶澤所做的,的確是在捍衛本土電影,他們放棄大陸市場也是有勇氣的表現,但他們所捍衛的只是本土電影的其中一種類型。如果說支持《低俗喜劇》才算是支持本土電影,這不僅對本地觀眾不公道,對電影同行也是不公道的。

二,彭浩翔的小聰明

當彭浩翔自己也在製作特輯中特別提到「賣弄小聰明」的問題,說「電影本身就是小聰明的發明」,那就更加不得不說說他在這部戲裡的小聰明。

老實說,我很欣賞彭導的小聰明。我倒奇怪,有朋友聽到彭浩翔說「電影本身就是小聰明的發明」時,竟會表示失望,這不是預料中的答案嗎?從彭浩翔電影裡尋求大智慧,未免太過於緣木求魚了,但一部娛樂至極的電影,只要它是娛樂觀眾而不是愚弄觀眾,也一樣不失為好電影。

彭浩翔最大的小聰明莫過於通過大量的粗口來塑造角色。然而,戲中無人不粗口的時候,角色性格反倒模糊。這或許就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吧。對於《低俗喜劇》裡爆個不停的粗口,我基本上已經沒甚麼感覺了,有時還挺令人尷尬的,似乎笑又不是,不笑又不是。

除去粗口,《低俗喜劇》的另一最大的小聰明,就是設計了屌騾閪的荒誕情節,還把它包裝成整場戲最大懸念,甚至杜汶澤每次去戲院宣傳都帶著一頭假騾,我昨天在電影中心入場前就看到了他和他的騾。然而,除了「騾閪」的讀音令人不禁想到此劇女主角所影射的女星「雷凱欣」之外(我也可能想多了),把屌騾閪設計成一個懸念,真的好無聊。據說這一情節可能取材自古代奇書《子不語》,裏面說了一個暹羅妻驢的故事,暹羅是泰國古稱,而不是廣西。廣西人這次中槍,以國人的慣性思維,反彭浩翔的大戰也許即將在網絡掀起。  

另外,戲中不少笑話都是直接抄現成的,比如,詹瑞文向葉山豪傳授的自慰大法,在網上都流傳了幾百年了,彭導竟也拿來充數,是不是也快用光自己的小聰明了?  

我倒挺欣賞杜汶澤的賣力宣傳,香港很少演員能夠像他那樣首映後仍到各戲院謝票。然而,這部以「笑能死人」作宣傳的電影,笑點還沒之前的《春嬌與志明》多,所以我能活著走出戲院。它究竟有多好看?那就真的要看你有多支持香港電影了。如果你純粹支持本土電影,或許爛片也不會介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