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女星要演女妖,以前能想到的是王祖贤和张曼玉,那妖入骨髓的《青蛇》,堪称妖典。现如今,便是周迅,她这样演什么象什么的女子,天生便让人觉得应该归入精灵一族,落入凡间的精灵。

《画皮》系列的小唯更象是为她量身订做的角色,举手投足间,妖气凛然,众生倾倒,诸妖平身。

尤其是《画皮2》里的小唯,比之《画皮1》里的以色诱之,以心倾之,这一次的小唯,更多了一些通透与空灵,或者说,《画皮1》里的小唯是修炼了500年的青蛇,误打误撞的知道了爱是什么,《画皮2》里的小唯是修炼1000年的白蛇,只不过想做个被人爱的凡人。

所以在茫茫大漠,出手挖走人心的不是小唯,是雀儿,雀儿就是500年前的小唯,是之后那个赖着白蛇简单做人的小青。

眼见雀儿直接的挖出人心,小唯眼里流露出的,竟然有一丝一闪而过的黯然,她黯然的,是雀儿如她当年般的不懂爱,是如今她寻寻觅觅却怎么也寻不到的爱。

周迅在那一刻,真有妖精千年后转身的风轻云淡,这个精灵啊,不知是在演戏还是在演自己的爱。

色诱霍心,堪称十年来华语荧幕上色诱的最佳诠释,眼波流转间,长发飘飘间,嘴角眉梢间,手舞足蹈间,风情便如陈酿,溢一路,醉一路。这才是女子性感的最高境界吧,那些酥胸半露的,不过卖二两肉罢了。

及后演绎换了皮相的靖公主,收了妖气,靖公主的痴情和那几分刚毅,也被周迅表达得层次分明。霍心和她鱼水之欢,是皮相之惑,归根结底是周迅演出了靖公主的内在,那才是霍心在皮相之外义无反顾相拥相娱的根本。

等到靖公主醒悟自己没了心,需食人心才可生存,那即将从人变为妖的恐惧,那因爱而即将从人变为妖的无奈与悲凉,一波三折,一咏三叹,周迅拿捏丝丝入味,那些不甘、那些不舍、那些害怕、那些无畏,都在周迅的演绎里,化为了一个字——“爱”。

正切合这电影的主题,这电影里有很多爱恨生死的思辨,所以借着小唯之口数次唱出“知我者谓我心忧 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而我一直觉得,妖其实是最懂爱的,她们的爱只是确定了然后去坚持,不自觉间便暗合了爱的奥义。不知公子迅的爱是不是也如此,这么些年,她的爱,无不坦坦荡 荡,不为爱低头,不因爱骄傲,每一段,对她来说,仿佛都只是因为爱。希望她运气比小唯好,可以找到真正爱她的人,可以牵着她的手,走过时间的荒野,走过世 间的熔炉,不必再想到底什么才是爱的意义。

尽管那个人,还真是叫人羡慕嫉妒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