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观众,需要不同的心理认同。滕华涛执导的《等风来》定位很准确:当下都市年轻人的诸多压力之下,如何寻找一种幸福感。

《等风来》之前,滕华涛和编剧鲍鲸鲸合作过电影《失恋33天》和都市剧《浮沉》。都市+白领,是两位一脉相承的路子,《等风来》的新意是,女主角没有失恋,也没有被派去三线城市跑业务,而是逃离现实,重塑心灵——跑到都市白领的户外行旅圣地尼泊尔,做一次精神SPA。

我们看到,“鲸涛”组合三部作品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在北京、上海这样一线大城市,他们对当代都市快节奏生活、年轻人情感与精神世界把握的很精准。这也让大城市的白领一族观众,会有代入感并产生共鸣。另一方面,城市化背景下的现代大都市影像,以及其中的各种生活状态、悲欢离合,也对三四线城市的年轻观众有着吸引力,即使是心酸的浪漫,也是浪漫的。

在自己熟悉的题材和故事里,如何表达对当前社会的思考,“鲸涛”组合的想法很好,《等风来》中的逃离现实正是反思现实。在《失恋33天》让投资的老板赚足后,滕华涛开始静下心来表达他对社会的观察——电影画面里有尼泊尔的寺庙与田园风光,充满异域风情,但“幸福旅行团”确是中国社会的缩影,依然是中国人故事。电影中,每一个团员都有的自己快乐或糟心的事:女编辑工作不顺;富二代负能量过剩;热血女失恋……旅行能解决生活中问题吗?解决不了。但正是旅行,给了他们放松身心、缓解压力的机会,在这里,可以把尖锐的问题回避,也许,换个时间,问题已经不是问题。

并非所有的心灵,都需要千篇一律的鸡汤。这些年,羚羊和狮子奔跑的励志故事俨然成为竞争社会的生存法则,但《等风来》传递出答案稍有不同:要适当停留,调整下气息与身姿,看清方向,再继续前进。

在这个旅行团出国的故事里,我们看到了中国人口迁徙的大背景下外乡人在大都市的漂泊与奋斗。来自小城市在大都市打拼女人公程天爽租1小时豪车、喷西餐厅大厨,到处“装”到处“作”,跟在《失恋33天》中河南姑娘李可非得说一口台湾腔一样,她们为了更好地生存。在鲍鲸鲸的笔下,在表现女主人公异乡漂泊的孤单无助时,会有一个来自温暖家里妈妈的电话。在《浮沉》中乔莉见男朋友父母被侮辱后,在雪中独行的路上接到妈妈电话;《等风来》里程天爽策划工作的被轻视忽略后,在团圆日的饭馆窗外和妈妈通话大声哭出来。电话那头母亲都是说不行就回来,但不论是程天爽、乔莉,还是千万飘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的外乡人都在奋斗挣扎中,不愿回乡,这就是中国当下失衡的现实。

鲍鲸鲸的台词以犀利著称,《等风来》里,金句给程天爽所在的杂志主编身上,刘孜饰演这个领导比张嘉译那个“大老王”还要个性鲜明,会得到喜欢犀利俏皮台词的观众喜欢。滕华涛不仅请鲍鲸鲸定制剧本,电影也依然延续的多年合作班底,看过縢式作品的人,会发现摄影音乐副导演等等多年来一直没变,但《等风来》还是一部有追求的风格化电影,不从众不流俗,有导演的个人情怀在里面。

在一片打杀的贺岁档,让观众在影院里让眼睛也做一次田园旅行,赏心悦目有回味,没什么不好。一到岁末,各种喧嚣与浮躁就会扑面而来,据说,《等风来》的创作缘起自两个人合作改编《浮沉》时,电视剧《浮沉》中的大结局前一个镜头——霓虹灯箱广告打出了“慢些前进,等一等我们的灵魂”,我想,这正是电影所要表达的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