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哲琴《月出》:心随乐动,跨越古今

如果不是一个对音乐执着到极点的人,她不会用七年时间完成一张作品。如果不是一个对音乐有追求有想法的人,她不会在极卖座的情况下和黄金搭档分手。如果不是一个对自己和行业有要求的人,她不会把辛苦跨越时间和空间,在诸多素材中提选精华完成一张作品,并把素材一并呈现给所有人。当一切如果慢慢变为现实,那七年等待和预热都会变得值得而珍贵。

朱哲琴就是这样一个人,在放弃和老搭档何训田合作后,用四年时间构思和创作新专辑,带领“世界看见”中国民族文化保护与发展亲善行动小组,展开了历时半年的民族音乐寻访之旅。她走过两万公里,深入到十五个中国少数民族原生部族,采集一千多首音乐素材精粹标本,获得第一手珍贵音乐资料,挖掘出一个巨大民间艺术宝藏。然后从中摘取最精华部分完成自己新专辑《月出》。

《月出》语出《诗经·陈风》,同时也代表Dadawa重入乐坛的野心。破与立看似简单两步,却包含有很多不足为外人道的艰辛。在民族和现代这条路上有很多人经过。既有取片段便吹嘘的投机分子,也有像当年朱哲琴自己和何训田合作时期那样的经典。如果说那个时代里何训田用自己的音乐像太阳一样强势照耀乐坛,那么今天重生的Dadawa就是一轮明月——它不会发光却用自己折射出来自民间光彩,然后与众人一同形成一幅和谐美妙的画面。

发掘、保留并适当发挥,看似容易却很难在“度”上得到最恰当把握。而朱哲琴在《来弹琴来跳舞来唱歌》中已经做出最好总结。一首作品里采样三十三首民歌,却只有短短两句歌词。事实上,连歌词都可以丢掉也不会影响它传达出的欢乐融洽。因为每个民族在喜庆时发自内心的快乐是不需要语言,直接可以从肢体与音乐里就可以感受到的。电子节拍和低音变成温暖的手,拉起不同民族的歌者,把朱哲琴围在当中,和跳跃的火光一起舞蹈。毫无违和感的搭配彰显出民族和流行乐共通之处,超越任何文字语言。

而这种特殊而迷人的融洽感,加上朱哲琴特有的女性美和表达,构成这张专辑的血脉。然后在不同民族土地上发芽生枝。《月出》与《七月》从贵州苗侗之乡找到素材,再从诗经中得到相应诗篇。一静一动仿若身处大山深处山边泉旁,在当地人淳朴的歌唱呼应中感受与天地与自然最亲近的体验。朱哲琴的演唱给歌曲增加现代美,而电子乐在其中更多在烘托气氛与丰富音乐血肉。千年之前诗经也有部分是从民间歌谣中收集而来,他们记录的都是生动的生活场面,在Dadawa和朋友手中,又一次向世人传达。而来自大漠和草原的几曲,瞬间感受到悠悠戈壁中遗留的思念和好汉们驰骋奔放的豪迈。回归藏族风的作品里,朱哲琴用她标志性声音和配器一起营造出宏大场面。至于两首佛经歌曲,她成功做了不少减法,强调声音在歌曲中安定平复的作用,让人很容易进入到其中。

难得是朱哲琴此番没有为歌而歌,相反她讲自己和来自民间所有歌乐师们放在同一平台。他们拿出最自然最地道的表演,仿佛用音乐在亲吻土地和自然。点缀其间的电子音效以及朱哲琴不露声色的应和演唱,都是在不破坏原生气氛基础上进行加工和美化,丰富民间音乐有的显得单调部分。在古词今风和民族音乐里自如转换可以看到朱哲琴这几年投身采集整理中有所得的成就。跨界“跨”出这一步达到“和”的效果,应该是人们七年等待所能获得的最好答案。(南宁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