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992年徐克导演的《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的黑木崖大战中,东方不败将任盈盈和岳灵珊推下悬崖,让令狐冲在自己喜欢的两个女人之间选择救一个,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在《扫毒》中的鳄鱼潭对峙中,马昊天(刘青云饰)同样也面临着这样一个两难抉择,只不过这次的选择不再是纠缠于令狐冲式的儿女情长而是涉及兄弟情义,却都关乎生死。然而,武侠世界里的令狐冲轻功了得,轻而易举便将任盈盈和小师妹从悬崖地下打捞起来,一个左拥,一个右抱,惹得东方不败醋坛子打翻;警匪世界里的马昊天不懂轻功,更别说“左拥右抱”了,他连枪膛里的最后一颗子弹都没留,他只能在“两个只能活一个”的现实困境中作出选择。显然,这种江湖兄弟情义的生死抉择更加残酷悲壮、豪气干云。

陈木胜选择了“警匪片”这一香港电影最为成熟、最为稳妥的类型来作为整个故事的结构框架,以“扫毒”作为影片叙事的外在线索。但是如果你只是单纯的将此片当做一个缉毒题材的警匪片来看的话,你可能会略有失望。因为影片并没有针对毒品这一线索在警匪双方的角力斗争上来大作文章,而是更多的着墨于兄弟三人之间的情义关系,这构成了影片的主要内在叙事的驱动力,三个兄弟之间的情感关系决定着影片剧情发展的走向,而所谓的“扫毒”只不过是展现兄弟情义的一个外壳。

在表现兄弟三人关系时,导演并没有将这场友谊讲述得风平浪静,而采用了一波三折的反转叙事,将这场掺杂着公欲与私情、友谊与背叛、矛盾与纠缠的兄弟情讲述得豪情万丈、热血澎湃。三个从小长大的好兄弟每当遇到矛盾时,只要哼起“誓要去,入刀山,豪气壮,过千关”的旋律,所有的误会矛盾便烟消云散,兄弟仍是好兄弟。然而,导演通过苏建秋(古天乐饰)这一卧底角色,使得影片的剧情走向发生了转折,兄弟三人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变化。由于忍受卧底五年的煎熬,对于家庭的渴望与愧疚让苏建秋早已厌倦了这种黑暗的生活,才有了“出卖”朋友的那个电话,才有了鳄鱼潭对峙中马昊天面临的那个两难处境,从而使得影片剧情走向发生了巨大转折,兄弟情义也发生着变化。当我们看到马天昊作出选择之后,兄弟三人之间的表情:马天昊那种无奈的痛苦与内心挣扎;张子伟(张家辉饰)被兄弟舍弃之后的绝望与悲痛;苏建秋“出卖”兄弟的愧疚。

影片中最大的逆转莫过于张子伟的“复活回归”,三个兄弟在码头集装箱围成的空地上玩“碰碰车”游戏,用一种粗暴野蛮的方式来宣泄这五年来压抑在三人内心深处的难隐之痛,化解之前的矛盾,就像他们之前一起哼唱《誓要入刀山》。而在病床前面对病危的张母,三兄弟通过角色互换的方式来互诉衷肠,来深化这段出生入死的兄弟情义。或许,有观众对于张子伟起死回生并娶了八面佛女儿的逆转表示太过于突然,其实,如果细心的观众在片中会发现一个小小的细节:张子伟载着一车人被八面佛追杀,最后汽车翻转至悬崖边,张子伟从车底将八面佛的女儿救出来,就在被救的那一瞬间,八面佛的女儿对张子伟神情凝视了好几秒钟,就是那神情的凝视为张子伟的复活回归做了一个小小的伏笔。

在这部影片中,陈木胜再次展现了其出色的驾驭爆破、动作场面的能力。贴身肉搏、飞车追逐等戏码已不再新鲜,片中八面佛动用直升飞机射杀警察的段落凸显出陈导对于好莱坞大场面动作戏的追求。在最后的“血迷宫”段落,导演更是将暴力美学与男性情义结合起来,在那个红色朦胧的空间内,三个兄弟在枪林弹雨中携手合作,穿梭在升腾而起的血雾之中,尽情挥洒着情义比金坚的男性友谊,就只差再放几只白鸽了。显然,导演已将这场枪林弹雨升华为一种象征男性友谊的仪式化场景,更凸显一种悲壮的热血情怀。

这种表现兄弟情义的“三雄”鼎力的模式组合,不禁会让人联想到《英雄本色》、《喋血街头》等黄金时代的经典港片。那些洋溢着忠肝义胆、义盖云天的兄弟友谊,那些充斥着男性荷尔蒙的阳刚气质在港片记忆中断裂多年之后终于在这部《扫毒》中得到了一种延续。港片虽已没落,但是情怀仍在。或许,《扫毒》就能给你带来那种港片中久违了的热血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