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虎山,何辅堂为什么不跟红军一块儿走

而且邹七都走了,他们却没路去了呢?

其实这个剧还是在编剧上有点逻辑性的问题的。说说何辅堂的起身吧,他是宾夕法尼亚大学毕业的,在欧洲思潮大兴起的年代里,他在米国怎么也应该接触了多少共产主义的思想,但是回到国内,剧里简单的交代一句我只是个建筑师还是颇显粗糙的。

另一个角度上讲,他在镇巴的时候的确没有主观思想倾向,对于邹七提出的红军等词在他听来太过陌生,在那时候也许他以为只是另一个“团伙”,但是编剧还是很狗血的在过桥的时候让大家给他敬了个礼,我想那时候的他心里应该也在嘀咕。

受过高等教育和后期所做建设风雷镇这样的小农意识的确还是有点出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