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影的琴被行事莽撞的彩铃给撞坏了,彩铃并非是故意的,所以这事情也怨不得她。

于是,这把凝结了赵家历代祖宗心血的,极其宝贵如生命的古琴,这把绝对不能允许损坏的赵家之梦,却损坏了,责任只能由素影一个人来承担。

看护不利,这就是素影顺利成章的责任,而且,不可推卸,不可饶恕,不可挽回,不存在任何让她介意释放压力的理由和借口。

更何况,以素影一般高贵的人品,怎么会去为自己的过失找借口?

那么,留给素影的,就只有承担罪责了。

当初,携带这把琴离开赵家,曾经说过,琴在我在,就像是毒誓一般的涌上心头了。

用以偿还罪责的,惟有奉上自己的命而已。

于是,素影,这个神仙一般的人物,就这样油尽灯枯了。

同何辅堂的君子一诺,也就烟消云散了。

如果,彼此之间存有遗憾,也就只能期待来世,或许那时自己背负的能够轻些。

对于此时,所谓的命运,无论好的还是坏的,也再不去理会了。

一声叹息。

冷月无声,易安居士在天有灵,也该原谅了这个清淡简素的影子,为她化去那些愁苦的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