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会有入狱这一段剧情,LZ可以去看看青木川魏富堂生平。

入狱这一节的重点不在何辅堂如何越狱,而是为什么会被关进去。参考本剧塑造的何辅堂这一形象,他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并有自己坚定信念和原则的人。在被莫名其妙的关进监牢之后,他首先想的肯定是自己怎么会被弄进来的,而不是轻易舍弃之前努力为之的一切,逃出来做个亡命之徒。

本剧中的何最重要的一段成长历程是在美国大学度过的,然而回国后他的思维观念并没完全转变过来,他高估了在那个动乱年代国内的理性与法制,这与本土没有经历过战火的美国是有区别的。以至于频频幼稚的用仅有的精力去追问一个很浅显的原因:一切就是为了他的钱。在西方社会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已经是深入骨髓的道理,在这里却是行不通的。四处求告无门之后,才选择了最后一条路,越狱。

沙里兵这一角色是一个矛盾的结合体。想要理解这一角色的行为,先得考虑它的设定背景,沙是淞沪会战左翼军将领陈诚的部下,也有过西方留学经历,思维中的理性,原则是和当时代的国军系统格格不入的,可想而知,为什么一个大好前程的年轻将领会守着一个破监狱,而不是在抗战前线。

沙是一个感性服从理性的人,当认知与原则相冲突时,他会选择服从命令,坚持原则。而老虎皮恰好相反,是一个感性大于理性的角色,自己认为是对的会根据自己的判断做决定,以至他会进监牢,会帮何越狱。加重这两个角色的笔墨力度,因为他们在国军中具有代表性。何在监牢中错过的几个历史性时刻,可以从他们身上体现出来,不会让解放之后的剧情显得突兀。

至于“枭雄”的定义,在本剧中的体现可能不仅仅是拥有大杀四方的实力和富可敌国财富,更多的是何身上的那股“狠”劲,尤其是对自己的狠劲。为了报仇连家都不要(烧家),为了理想连命都不要(偷图),以及入狱后的坚持原则所遭受的种种磨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