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风来海报

如果依照常规的惯性思维来看,《等风来》似乎是有些无病呻吟,娇情做作的小资嫌疑,这是因为从现实主义的纪实美学角度来理解,更多的文艺作品都将镜头聚焦在普普通通、切中实际的百姓生活,如柴米油盐、物价住房教育等许多现实存在饮食男女们的生活状态与社会问题。而《等风来》实际上是一部纯粹的类型片、心理片,主打“情绪流”。它又不同于先前的《失恋33天》的虐心与煎熬,它把触角延伸到除了“失恋”以外,那些人生中处处需要面对的压力、无奈与困惑等“不如意”。现代都市人或多或少都会染上一定的心理疾病,有着普遍的群体社会共性,电影以点带面,人景结合,挖掘出这种必然存在的内在危机,以流淌中的情绪波动与某种心理暗示与寓言,来治愈和疏导人们潜在的“心魔”压力,树立信心,做回真正的自我。由此可见,该片基本上与爱情无关,这也是它巧妙与不俗的地方。虽说男女主角由“相克”变“相通”,但主题的最大化扩展与提升,还是让不同身份、年龄与层次的观众在片中找到自我,这样的主题功能设置较之对男女情爱的关系处理则更凸显其受众的广义与共性,反之也与编创者对“失恋”之外种种人生境遇的深刻关注与解读相吻合。

影片撷取虽物质贫穷但精神上最富有的人类灵魂诉求与表达的“幸福之城”尼泊尔,来做为故事的发生地与心灵的流放地。借用宗教学识的禅意与对“幸福”额度的朝圣与理解,在随缘的地方与恰当的时刻,让“风”来带我们一起飞翔。影片以人物“情绪”描述为主体的“意识流”成分,更恰当地传输给观众,所谓“等风来”也即传达出凡事不必操之过急,也不必庸人自扰,我们需要的只是停一下脚步,静静等待“清风”徐来,吹散心灵的雾霾与不快,卸掉包袱、轻装上阵,走好人生的每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