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诗社海报

导演:彼得·威尔

主演:罗宾·威廉斯 伊桑·霍克 罗伯特·肖恩·莱纳德

“船长!我的船长”会永远留在看过这部电影的观众的脑海之中,只要是看过《死亡诗社》的观众任谁都不会忘记这句经典的台词,结尾时最后的呼喊是本片的高潮,之前积累的情感仅仅凭借一句话和一个简单的动作便完全爆发了,影片结尾处几乎是沉默和静止的画面,导演所传达出的是一种无声的反抗,此时一些的语言都比不上这中再简单不过的处理,校长大人还在暴怒着喋喋不休,却成为了小丑般的聒噪,每每看到这里总会感到一种力量通过沉默喷薄而出。

这是一部1989年的电影,却在2014年甚至以后更久都会令观众铭记,经典之所以谓之经典便在于这种历久弥新的魔力,卡尔维诺早就为“经典”这个神奇的名词著书立传下过了定义,也正像其所说,经典就是每次重读(看)时都会得到新的收获。

死亡诗社剧照

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看《死亡诗社》了,少说也要有三、四次了吧,仿佛就是为了等到结尾处的“船长!我的船长”就要重看一下这部电影,虽然2个多小时的片长让这部电影节奏显得有些缓慢,但其实重看时往往不会在关注剧情,便有心来欣赏彼得·威尔镜头中精美的画面,从摄影的角度来说本片拍的很美,自然环境从始至终都没有脱离开剧情,也绝非简单的成为故事的背景而已,整部电影所探讨的诗意便恰到好处的从这些油画感十足的画面中流露出来,不经意间连最细微之处也变得富有的诗意。

想必无论是谁都希望能碰到罗宾·威廉斯这样的老师,有趣、有活力,对生活富有激情,不循规蹈矩,而似乎无论是谁扪心自问后只能惭愧的承认自己很难成为这样的老师,其实无论是否从事教师的职业,我们的船长通过影片在教我们一种生活的方式,一种我们向往的生活方式,有点儿可望不可及,却其实并非不可能,有时候看这部电影也会令我感到一点点羞愧,总觉得自己少了些面对生活的勇气,总是不能用“枪打出头鸟”或“出头的椽子先烂”来安慰自己,渐渐的习惯了妥协,习惯了沉默,习惯了人云亦云,成为了集体的微不足道的一部分,再也没有了自己。

死亡诗社剧照

看这部电影喜欢上罗宾·威廉斯的观众或许不在少数,的确是罗宾·威廉斯亦正亦邪的表现赋予了这个角色最令人着迷的性格,做人不能只会恰到好处,还要恰到坏处,往往只有恰到坏处的人才更富有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