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影评]《杰克》:浓缩童年成长的烦恼

本届柏林电影节开幕后第一部竞赛片展映的位置,给了本土导演爱德华·伯杰。这位年轻导演长片作品不多,但早期的短片和电视剧集获得过不少奖项。本届柏林入选竞赛单元的长片《杰克》,讲述了一个十岁男孩对世界痛苦的认知过程。

每个人都会有“成长的烦恼”,但对杰克来说,成长所经历的用“烦恼”来形容显然不够,那是一个孩童对成人世界、对自身和周围认识过程中感受到的痛苦和孤独。

男孩杰克有一个不是那么正常的家庭环境。单身母亲白天工作,晚上则常常出门过自己的生活,杰克便负起照顾自己和年幼的弟弟责任。作为家中的“男人”,杰克对出现在母亲身边的男人不自觉地有敌意,他会以饿了为由的打断母亲与陌生男人做爱,然后在赤身裸体的母亲跟他说“不要嫉妒”的时候故作淡定。

杰克独自照顾弟弟的时候不甚将其烫伤,社会机构因此要求单身的母亲将至少一个孩子送到“儿童之家”接受看顾。杰克在“儿童之家”归心似箭,终于在一次与同龄孩子的冲突后逃跑返家。却发现母亲将弟弟托付给友人,自己不知去向。于是杰克接上弟弟,开始了睡地下车库、偷糖果、躲警察的寻母之旅……

影片中,“父亲”角色是缺失的,但杰克身上的俄狄浦斯情结显而易见,这是他痛苦和孤独的源头,也是影片情节推动的原点。对母亲的依恋和自幼照顾弟弟而形成的责任感,让他完全不能接受母亲的不知所踪,一次次执着的寻找,一次次误入成人世界,那些冷漠和伤害,加注在一个十岁的孩子身上显得尤其沉重。

小演员的表现不错,在导演的镜头下,有着孩童特有的敏感,以及不一般的偏执、内敛和成熟。杰克一直希望自己表现得像一个成年男人,但并不能真正理智的控制自己。每次孩子所特有的情绪爆发时,让观众对那种沉痛的认知过程尤为唏嘘。

《杰克》几乎浓缩了正常人童年所有特别经历:责任和被抛弃,外界的善意与恶意,冷漠与戒备……这也许是导演自己或身边人成长经历的缩影,导演将它们放到100分钟的影片中,表意明确,值得肯定。

但也因为每个表达都力求明确,使影片多了匠气,缺乏灵气。导演的每个镜头运用、色调变化、场景和音乐,都让人看到他的目的。比如影片中杰克大多数时间都在奔跑,手持跟拍充分表现了安全感的缺失。同样是自然场景,杰克与母亲、弟弟在公园玩闹用暖色调,明快温暖,杰克在儿童之家独处和探险时,则用偏绿的色调体现其孤独。电影表意不明,拍得人都看不明白,是大忌,但太明白了则失了韵味,这个火候,拍短片和电视剧集出身的爱德华显然还差了些。腾讯娱乐柏林电影节专稿(文/帼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