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茉莉》海报

导演: 伍迪·艾伦

主演: 凯特·布兰切特 亚历克·鲍德温 莎莉·霍金斯

电影尾声,落魄的Jasmine从妹妹的家中走出来,头发还湿着,在街上的长椅上自言自语,脑海中响起了“Blue moon”的歌声,却再也想不起这首歌词了。或许从此往后,Jasmine再也不会做贵妇人的白日梦了,因为她彻底的再也醒不过来了。

《蓝色茉莉》中伍迪·艾伦不再抱着一如既往的小资产阶级的深沉范儿和知识分子的刻薄劲儿,而是在本片中加入了更多的讽刺甚至可以说是批判,这在伍迪·艾伦的电影中很少见。伍迪·艾伦很少跟生活动怒,他只是时不常的和日子较较劲,唠叨和抱怨是必不可少的,一般说说也就算了,犯不上真生气,生怕给自己气出个好歹,可在《蓝色茉莉》中,伍迪·艾伦开着开着玩笑就认真了,主人公不但令人讨厌,甚至也不思悔改,最后老爷子也一点儿不手下留情,眼看着好事就要成了,Ginger的前夫却半路杀了出来,搅和了Jasmine的好事儿,真有点儿因果报应的意思。不仅如此,伍迪·艾伦最后来了一出自作孽不可活的戏份,彻底让Jasmine沦为自作自受的典型。

在我看来,《蓝色茉莉》是伍迪·艾伦近几年最出色的作品,在欧洲拍了一圈游记后,该抒的情抒的差不多了,用这样一部有料的电影重新出山真有点儿老夫聊发少年狂的节奏,虽然不知道是不是被什么装腔作势的人刺激了,但本身知识分子的身份相比让老人家看不惯如今这种招摇过市的世道。伍迪·艾伦拍这部电影再恰当不过了,要是换了别人,一不小心就会被人指摘成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而伍迪·艾伦不用含沙射影、拐弯抹角也能说的令人哑口无言。

本片在叙事上的技巧也显出了导演的老到,插叙的方式无形中便将自己的想法不留痕迹的融入了影片之中,每个段落和每个段落的配合都是精准,既解答的观众的疑问也保证了影片的流畅,最妙的其实是这样的手法呈现出了一种强烈的对比感,力度就好像是当面戳穿虚伪的嘴脸一样令人不堪,Jasmine倒是恰如其分的印证了一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看这部电影时会有一种感觉很强烈,就是什么是高雅什么低俗,其实生活中本也没有什么雅俗之分,Jasmine就算倾家荡产依旧是名牌傍身、坐头等舱,而妹妹Ginger从始至终也不过是平头百姓在超市中做收银员绝不算是什么体面的工作,男友看起来也不过是蓝领阶级,说快乐也并不快乐,但至少坦诚的面对了生活,伍迪·艾伦没有渲染平平淡淡才是真,从而贬低大富大贵,这是他的过人之处,其实,贫富不是这部电影的关注之处,当然,雅俗也不是,这部电影讲得是生活,就像伍迪·艾伦之前所有电影所关注的焦点一样,生活的方式才是问题的所在。

当高贵的布兰切特和市井的霍金斯相遇在一起时,必然会产生一种强烈的错位感,以至于编剧都不知能怎么才能将这两个无论是形象还是气质都截然不同的人凑到一块,只好说成是被领养的姐妹。优雅的布兰切特在霍金斯的衬托下更加的优雅了,好像那些名牌就是为了她而设计的,而不修边幅的霍金斯在姐姐的光环下更加的不起眼,即便如此,霍金斯的善良还是能博取观众的好感的,或许伍迪·艾伦也是看了其在《无忧无虑》中的表现,才决定了这个角色的不二人选就是霍金斯了。她那种阳光的性格能让观众感到温暖,无论处境如何,她生活的秘诀都是善待。《无忧无虑》中霍金斯就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本片虽然在角色上没太大突破,但是和布兰切特一冷一热的表演,让本片有了一种很不一样的平衡感。

《蓝色茉莉》这个片名也被翻译成《忧郁的贾斯敏》,凯特·布兰切特就是片中的贾思敏,布兰切特或许就是这么一个高贵的胚子,饰演贵妇对她来说就是手到擒来的,这个角色的精彩之处是她所饰演的是一个落魄了的贵妇,角色这样的落差和形象上的把握就有了难度,丝毫不必为她担心,只需要在影片中欣赏布兰切特对这个人物精准的把握便会明白这个故事,在布兰切特面前似乎没有什么角色能难倒她,神经兮兮的自言自语和落魄后的贵族做派被其一本正经的表演出了喜感,这恰恰是伍迪·艾伦本片所需的那种讽刺感 。金球奖最佳女主角只能说是实至名归。

《蓝色茉莉》是伍迪·艾伦的一种爆发,这部电影令人感到似曾相识的同时,也是一种不同以往的伍迪·艾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