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焰火》海报

也许是为了更好地迎合市场,也许是为了摆出姿态争取过审,那些曾经“一根筋”地对自己的电影作冷处理的导演,都在近几年纷纷尝试转型,要么打出温情牌,要么投靠幸福感。今年三部入围柏林主竞赛单元的中国影片,遵循的也都是这样的路子——宁浩给《无人区》加上了一个光明却多余的结尾,娄烨在血腥和绝望中还不忘融入人间真情,到了刁亦男这里,穷凶极恶的碎尸犯罪被桂纶镁一张惹人怜爱的脸庞消解殆尽,杀人的动机导演设定为爱与保护。比起前作《制服》(2002)和《夜车》(2006)的冷峻黑暗,刁亦男的第三部长片《白日焰火》似乎更注重对于温暖感的营造,就连影片的官方微博宣传,也都极力撇清作品和东野圭吾《白夜行》的关系,称其并不残酷,甚至会在观者“心中燃起希望”。

电影开始于一桩发生于1999年的离奇杀人案件,包裹着尸块的蛇皮袋被拉煤的车皮运往黑龙江省各地的煤场,躺在煤渣中脏兮兮的残肢断臂显得惊悚骇人。案情破朔迷离,毫无头绪,负责探案的警员也在执法过程中戏剧性地中弹身亡,对于碎尸案的侦查,搁置良久,经过五年也始终悬而未决。受西方黑色电影影响颇深的刁亦男,在环境的渲染下足功夫,工业气息浓重的煤场、灯火迷离的街道、漫画感强烈的发廊,还有匆匆一过,但令人印象深刻的公车餐厅……考究的场景设置秉承了刁亦男对于画面感一贯的精雕细琢,也使得世纪末年的这场凶杀案成为整部电影最具观赏性的片段。

时光转眼来到2005年。正当观众挺直腰杆,屏息期待一场草根警探张自立(廖凡饰)孤胆英雄式的逆袭时,电影却放慢了节奏,将我们带进了另一个世界,黑色的煤,白色的冰,洗衣店打工女吴志贞(桂纶镁饰)的出场,使得白皑皑的东北雪乡一下就带上了温度。尽管新的凶杀案接踵而来,逐渐将这个缄默不语的女人推至漩涡的中心,张自立对其的尾随却更多地带着情感上的依赖。男女主人公之间微妙的情感变化,使我们差点忘记了他们和凶残暴行之间的联系。好在,刁亦男对于叙事节奏的有力掌控,使悬疑片和罗曼司在恰当的地方擦出了火花。极尽浪漫之能事的滑冰场一段并没有在大雪纷飞的暖色调中沉溺多久,镜头便追随吴志贞渐行渐远滑入了黑暗,她的身后则是略显踉跄的张自立。然而,血腥和惊悚不是电影的重点,电影想探索的,是被不安情绪笼罩下人心的五味陈杂。于是,张自立和吴志贞渐渐偏离既定轨道。路的尽头等待着他们的,不是痛苦的真相大白,而是情欲隐忍的累积。电影也由此堕入更深层的纠缠。虽然是犯罪题材,电影中却不乏梦幻般的场景。吴志贞和张自立在摩天轮上的情感爆发,为本届电影节贡献了最具创意的激情戏。导演甚至有意识地采用了一些天马行空的笔触,小小的幽默感也中和着恐怖阴冷的气氛,营造出一个东北城镇里的超现实空间。

电影颇具象征意义的结尾,无疑是悬案中的悬案。那些绽放于白日的烟花,不仅仅是收束时的点题,更是值得大加分析的隐喻。对此,导演没有给出过多的阐释。而我相信,电影宣传方所给出的“温暖说”,一定不是最好的解读。(柳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