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报

《雷利的生活》

国家:法国

导演:阿伦-雷乃(Alain Resnais)

编剧:艾伦-艾克鹏(Alan Ayckbourn)

主演:桑德利那-吉贝尔兰(Sandrine Kiberlain)、萨宾-阿泽玛(Sabine Azema)

《综艺》:《雷利的生活》定会赢得影展和片商青睐

那些精力充沛的人往往英年早逝,生活单调乏味的人却能一直活下去,这是《雷利的生活》中某个角色的一句台词。导演阿伦-雷乃(Alain Resnais)本人或许就可以作为这句话最好的例证。他已经是第三次与英国编剧艾伦-艾克鹏(Alan Ayckbourn)合作了,后者戏剧化的喜剧剧本非常符合雷乃的兴趣,雷乃正需要这样一种形式来承载片中的那些角色和情感元素。对于这位91岁的导演而言,《雷利的生活》和他之前的作品也没有多大的区别,不过他确实将这部影片拍的热情洋溢,漂亮时尚,这样的结果不能帮助雷乃赢得新的影迷支持,不过却可以轻易迷倒那些长期以来对他青眼有加的电影节和发行商。

如果雷乃是一位厨师而不是电影导演,那么他一定是一位分子美食达人,挥舞着鹅肝酱口味的棉花糖,仿佛这是世界上最普通的事情。不过他是一位电影人,所以在超过60年的导演生涯里,观众们已经熟悉他那个试验性电影“厨房”里出产的各种“食物”。他将风格完全不相干,色调互相冲突的元素放在一起,表面上看起来非常疯狂,细细品味却别有韵味。

在雷乃最早期的作品里可以看出,雷乃可以将自己看起来有些简陋的“艺术脚手架“暴露出来,将一些观众推的远远的,却又偷偷将一些观众拉近。而从1986年的那部《几度春风几度霜》(Melo)开始,这种一直在进行的实验性风格就越发体现在作品中那些非常具有戏剧美学风格的元素上。

在《雷利的生活》这部影片中,这体现在布景上,片中各个角色出入的一直都是用染色的幕布和硬纸板做成的灌木背景点缀的场景。除了这些,雷乃还加上了在英格兰北部拍摄的实景,以及由法国漫画家创作的美妙水墨插画。

有意思的是,这是雷乃连续第二部“戏中戏”形式的影片,片中角色的身份也是演员,他们在排练一出戏剧,由所爱之人的死讯所激励。(上一部是2012年的作品《好戏还在后头》)有所区别的是,《好戏还在后头》的卡司阵容由一群法国知名舞台剧演员和电影演员组成,他们在片中就好似在演他们自己,在戏院老板突然去世后聚在一起;《雷利的生活》里则是一群社区剧院的业余演员,他们共同的朋友只剩下几个月的生命。前者改编自法国知名剧作家的作品《欧律狄刻》,后者则改编自艾克鹏自己1969年的剧作《相对而言》。

Indiewire——《雷利的生活》:法国新浪潮电影大师阿伦-雷乃一部平凡而令人失望的作品

阿伦-雷乃之前的作品《好戏还在后头》和《野草》展现出这位法国新浪潮传奇导演的电影创造力,可惜他的新作《雷利的生活》更像是一部静态的舞台剧而非电影。这是雷乃与英国剧作家艾克鹏的第三次合作,也是他近几年最没有特色的作品。这部影片凭借吸引人的剧本和出色的演员阵容还是达到了一定娱乐价值,但对于这位九十多岁导演的辉煌一生而言,《雷利的生活》只能算是一个多余的注脚。

《雷利的生活》忠于原著,将一些有些神经质的演员和一个从未出场的主角雷利融合在一起,展现出一种有些古怪的吸引力。主角乔治-雷利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屡屡在片中被提及却从未真正在银幕中亮相,他也是将片中不同角色串联起来的媒介。这部影片的剧本具有情景喜剧那样的简单特性——尽管艾克鹏设计的对白更像是含蓄的幽默,而不像情景喜剧那样为了让观众捧腹大笑。

雷利给其他角色印象是这部影片玩的唯一一个花巧。整部影片的剧情跨越八个月的时间段,片中从一幕场景到另外一幕场景,除了用英国约克郡拍摄的外景和一些绘制的片场背景来展现这些家庭之外的世界,影片的故事主要都发生在草坪和起居室里,让这部影片看上去压根不像一部电影。这些角色在片中就是不断地碎碎念,念叨他们生活中的不如意——女人讨论丈夫床弟之事的不足,夫妻商量给女儿过生日等等,雷乃强调影片素材的戏剧性本质,却没有因为这是一部电影而让这些素材丰富起来。

与之相反,《雷利的生活》是一次平淡的尝试,试图重现这部影片和原著舞台剧之间的根源。每当镜头切到单一一个角色的特写镜头时,就能看到那非常简单的影片布景。极简抽象式的布景设计甚至将场景中的门都换成了窗帘。除了一个在场景转换过程中不断露头,假得要命的地鼠;以及一段异常简单的欢快乐曲之外,《雷利的生活》和那些小电影院播放的小成本电影业没多大区别。

影片的不足之处在最后几分钟被放大,一个升降机拍摄的镜头显示出这实际上是一部电影,也展现出导演的意图——这也足以证明之前的那些场景都缺乏一部电影该有的元素。当然,剧本本身拥有一定的吸引力,不过雷乃对于丰富对白显然没什么兴趣,也让这个故事从一个艺术形态生搬硬套地塞入另外一个艺术形态。

《好莱坞报道者》:雷乃再次将戏剧和电影融合在一起

《雷利的生活》改编自舞台剧,在布景方面也真实还原了舞台剧的简单朴素。影片中大部分镜头都是在各个角色的后院中拍摄完成,而艺术执导雅克-索妮尔用色彩缤纷,甚至可以说卡通式的手法来设计这些场景。导演刻意将那些虚假的摄影棚布景暴露出来,用染过的布条当做墙面和门,避免落入传统电影写实主义的俗套。

影片中演员的表演也是这样,刻意表现地有些矫揉造作,演员们用俏皮的语音读出那些对白时也充分沉浸在剧本的诙谐戏虐之中。这可能让那些习惯于自然表演风格的观众感到不适,而其他一些观众则更是摸不着头脑——一群法国人跑到英国约克郡去干什么。

不过对于在影坛奋斗了差不多70年的雷乃而言,这种戏剧风格的电影正是他最具代表性的实验性作品,经常将传统叙事风格之后的谎言刻意展现出来。

除了简单至极的布景之外,摄影师还经常将镜头切换到场景之外,变成英国乡村的田园风光,这更是暗示了家庭与庭院的虚假之处。这也是对艾克鹏作品的致敬,后者的作品中经常出现乡下夫妻互相之间耍心机,直至某些事情发生的桥段。

这部影片的法语片名总字面意思上来理解是”爱、饮和唱“,不过从整部影片来看,“爱“是有一些的,”饮“是无处不在的,”唱“则是压根没有的。

(Heav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