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迹卫士》海报

不论乔治·克鲁尼如何强调拍摄《古迹卫士》的不易,这部电影毫无疑问让观众失望了。冲着耀眼的卡司阵容不顾一切提升期待值的影迷们,下回可要学乖一点:演员大牌,并不能保证电影上乘。一位不合格的导演,有可能把这一切都毁了。

早在《古迹卫士》柏林电影节媒体放映开场一个小时前,电影宫一楼的等候区域就早已被记者们挤得水泄不通。入场时间一到,几乎人人都是已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上楼梯,以便抢一个好座位,既适合观影,又方便在电影结束的当口全身而退,快速转战剧组的新闻发布会。然而,除了一段略显讲究(但还是带着美国人盲目乐观气氛)的开头,这部电影就没有再向我们输出过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甚至,连自圆其说都没有做到。

故事从1943年说起,纳粹军队在战争中掠获藏匿了欧洲大量的珍贵艺术品,其中包括伦勃朗、鲁本斯、雷诺阿等人价值连城的名画。随着盟军的节节胜利,纳粹的溃败已经只是时间问题。传言希特勒几近疯狂地准备在失势之后将这些艺术品销毁,得知此消息,艺术专家弗朗克·斯托克(乔治·克鲁尼饰演)强力游说美国政府,将包括博物馆掌门、名画修复专家、艺术史家在内的十一人招至麾下,组成一个特别的“古迹卫士”行动组,准备在战争的最后阶段,找寻这些被纳粹强行霸占的艺术珍品,以期“重新使人类伟大的文明散发光芒”。只可惜,乔治·克鲁尼的这支临时队伍,虽然号称身怀绝技,电影却没有给他们多大的发挥空间,展现在银幕上的,只是一群刚学会怎么使枪,就敢不计后果只身深入敌穴的乌合之众。比尔·莫瑞,马特·达蒙、让·杜雅尔丹、约翰·古德曼、休·博内威利……这群来自世界各地的个性演员,到了电影里,一个个显得笨头笨脑,毫无风度魅力可言,就连乔治·克鲁尼自己,脸上也仿佛涂了胶水似的,完全没有了平日里风生水起、油腔滑调的样子。众男神在《古迹卫士》里济济一堂,出场速度之快,出场方式之平庸,几乎让观众没有时间去消化他们的角色、背景、技能以及各自的任务。我们的眼睛盲目地追寻着他们在地图上移动的痕迹,还没怎么弄明白,德国人费心藏匿的艺术宝库就被他们轻易地发现了。

电影(或者说好莱坞电影)原本应该着墨的地方,《古迹卫士》都毫不留情地省略了:战争的残酷、个人的绝技、情节的跌宕……剩下的大把空间和时间,乔治·克鲁尼都匀给了抒情。这些身高马大的男人们是有多爱抒情啊,以至于其中的两个人无为地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这些不合时宜的空洞抒情,不仅让角色站不住脚,更让整部电影显得荒谬可笑。不会使枪也就算了,好歹是一群专家。可是,这群人不仅在战场上无能,到了藏画的矿洞里,除了告诉我们每幅画的作者是谁之外,几乎没有其他技能了。他们没事就躲在军营的帐篷里,互相问问对方有没有家庭,有几个小孩,啃一口配给的食物,再抽一根烟,几乎要陶醉了:“我们做的事情真伟大!”拜托,要煽情,就好好煽,不是所有的人性都能催人泪下,这一点,在好莱坞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的乔治·克鲁尼怎么就不懂呢。

电影根据真实历史事件改编,罗伯特·M·艾德塞的同名传记文学《古迹卫士:“二战”中不为人知的艺术珍品争夺行动》是它现成的脚本。这就更让人无法容忍电影编剧上的单薄和情节上的硬伤。如果说乔治·克鲁尼版的这部电影还有一点价值的话,那大概就是让更多的人了解了这段历史,知道了曾经真的有这么一群勇敢的战士,为了世界的文化瑰宝,进行过艰苦卓绝的战斗。但是,这决不能成为我们宽恕烂片的借口。如果我们只能通过如此的好莱坞制作才能了解、铭记历史,那实在是一件可悲的事情。(文/柳莺)(南宁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