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是讲少年的成长与人性的颠簸,导演加文-胡德的《黑帮暴徒》细腻得多,相比之下,《安德的游戏》里,一切进展都顺利得令人咂舌。当我们稍微震慑于沾血剥离的监视器,严苛的军事化管理,嗅不到人情味的学校,以及从一开始就被当做战争机器培养的神童少年的坎坷命运,少年已经犹有神助般,平步青云连升三级。所借助的,不过是一再施展我们无法理解运作原理的大脑神力,其神奇程度犹如夏洛克推理案情。即使在最艰难的时候,睡眠剥夺,体力透支,混淆着噩梦与情感困惑,他依然目光炯炯,思维敏捷,意志如铁,毫无疲态。这简直不是神童,是神。

这样的处理,相信许多观众,尤其是对原著顶礼膜拜的观众会满腹牢骚。可是,还能怎么拍呢。“安德”的改编工作与《霍比特人》是两个极端,后者是把一本薄书的细节丰富化,搞出三部史诗大片,“安德”的主创则挥舞起大砍刀,将小说砍到只剩一根主干——对素材精挑细选的程度,不亚于从全地球孩子选出一个安德来。想想看,《哈利-波特》花了八部电影才修炼成正面对决伏地魔的功力,每一部都长达2小时以上,而安德从一个一名不文的普通少年成长为整个舰队的指挥官,必须在不到100分钟内完成,细水长流是不切实际的愿望。

如此一来,一切都只是点到为止,深度的丢失不可避免。但我反对把影片看作一部少年科幻片。将所有角色的年龄增加十岁,他们的举动也不会显得幼稚,看《环太平洋》那群青年士兵,还不是一样拉帮结伙,争风私斗,暴躁冲动。安德一角的心智堪比成熟中年人,他在全片展现的表情不超过五种,一个拥有童心的人,表情应该是复杂多变的,尤其是在周遭环境变幻莫测的情况下。阿沙-巴特菲尔德瘦弱单薄的身体,专注慑人的眼神,有一种脆弱而高贵的气质,我想不出谁能演得更好。影片偶尔也让他流露一些孩子气的举止,比如误伤对手后惊慌失措,大获全胜后激情拥抱,中途在姐姐劝说下的理性挣扎,几乎要脱离星际史诗,逼近青春偶像剧了。这些片段是必须的,他的智商可以高深莫测,情商却必须有个脚踏实地的落点,否则他会像个不可捉摸的怪物,失掉我们的同情和尊重。

这部绿幕镜头泛滥的视觉大片,十分难得的没有一丝炫耀技术的企图。所有的战斗场面都以安德和控制台为中心,壮观的飞船鏖战全在背景,再怎么波澜壮阔,光辉夺目,激爆惨烈,也只是通过安德的视角来审视,哪怕是伪装后的实战,也从视觉上落回游戏的本质,这也是安德取胜的原因。我想起异曲同工的灾难片《危情时速》,有几个精彩的火车冲撞竟然通过新闻画面呈现,这自然比不上复杂的场面调度刺激,但电影不光要刺激,还要情绪划一,所以很多MV出身的导演永远只是个匠人,托尼-斯科特却成了大导。加文-胡德在“安德”中这份克制自持,是我最赞赏的地方。这里岔开去,顺便批斗一下许多视觉系大片,充其量是一堆渲染出的昂贵数字垃圾,打个并不是很恰当的比方,好像一个小说作者为了显示才学,把所有的形容词都堆砌上,有人赞其博学,但句子本身臃肿,表现力反而拖低。

“安德”最令我心潮激涌的,是检视外星球生态和模拟战场运筹时,那几个一冲到底的镜头,赋予我彻底挣脱时空羁绊、浩瀚宇宙任遨游的快感。本片不是3D电影,但这几个镜头的冲击力却比任何3D效果精彩,也加深了我对时下3D片的憎恨。我并不反对3D技术,但2D银幕上的美工布置、场面调度手艺还不扎实,许多导演就忙着装备3D,是底气不足的表现,当引以为耻。如果穿着高档鞋还跑不赢人家,就不该浪费那双鞋,换回普通鞋子把基本功练好再说。

从改编篇幅就可以判断,“安德”是一部没有太多追求的爆米花电影。情节上,放弃了原著浓墨重彩的思想性,砍掉了枝脉,通俗易懂,一爽到底。视觉上,缀以无数精致的特效奇观,维持一份对未来世界和外层空间的猎奇。但它胜在每一个环节都使人满意,同时又留有一缕意味深长,并在结尾仍给原著人文精神的思考和反省留出了余地,这是一桶出类拔萃的太空爆米花。(南宁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