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季节是2011年多米尼克·塞纳执导的美国电影。尼古拉斯·凯奇在这部影片中扮演一名14世纪的骑士,他要将一个女孩遣送至修道院,因为这个女孩被怀疑是散布黑死病的女巫。

电影剧情

历史上,那是一个令人充满的幻想的世纪—骑士、信仰。可故事的开篇却用一个长镜头展示了另一个画面。主人公Behmen和Felson在这个画面中对信仰的使者的一切言行是否代表了神的旨意产生了困惑。或许是逃亡才是追求真正的骑士精神。伯曼和菲尔逊离开了原来追随多年的骑士团。一年半以后他们来到了临海的城镇,却发现,一种黑死病正在这里的土地上肆虐。到处的都是黑色的恐怖。所有的一切都面临崩溃。Behmen在马棚里不小心暴露身份后,被关进了牢里,当半夜被噩梦惊醒的时候看到对面牢房里的女孩,那个被怀疑是传播黑死病的女巫背后也出现了黑死病的症状,他决定帮助教会把这个女孩遣送到severak修道院,但Behmen有一个要求,就是要公平审判这个女孩。

然而在这趟旅行中,一行人遭到了想象不到的困难,先后有两个人死去,伯曼也在到达目的地之前一度失控想杀死女巫,但在他们到达修道院之后,才发现这是一个惊天阴谋,所谓的女巫其实魔鬼附身,他想要的是一本所罗门王的宝书,在经过惊心动魄的打斗,付出了伯曼、菲尔逊等人的性命之后,魔鬼最终被消灭……

连年征战、出生入死,东征的十字军勇士贝曼(尼古拉斯·凯奇)和铁哥们儿菲尔森(朗·皮尔曼)终于得到了返乡的机会。穿洋越海,走过沙漠,好不容易到达了一个城镇,本以为能得到一些温暖的食物,更好的马匹,却没想到触手可及之处竟是满目疮痍——生灵涂炭、村庄废弃、农田荒鞠、饥荒横行,送葬的钟声不停地为新的死者哀鸣;死去的尸体不断地被抛上坟堆;而这幕人间惨剧的起源是一种叫做黑死病的瘟疫,它带走了千千万万无辜的性命,仍然没有一丝停息的迹象。人们开始相信,一定是恶魔借女巫之手施下了来自地狱的诅咒。

经教堂长老会一致决定,一位看似弱不禁风的女孩安娜(克莱尔·弗伊),被认定为神秘邪恶的黑女巫。由奄奄一息的红衣主教德安博(克里斯托弗·李)下令,被称为传奇勇士的贝曼临危受命,要将安娜遣送至渺无人烟的修道院,由修道院的僧侣进行毁灭处理。然而,当看到那个拥有一双美丽且纯真的眼睛的女孩,贝曼怎么也不肯相信,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就是导致一切灾难的地狱使者。

备齐干粮,贝曼和菲尔森遵命上路。随行的,还有牧师德波泽科、悲痛欲绝的骑士埃克哈特和任性的少年凯伊等等。如果说危险重重的荒野和艰难险阻的路途并不能打退他们如期完成任务的坚决,那么一路上诡异的巫术传说和充满敌意的民众,却让他们不由得不寒而栗。等待他们的,究竟是天父的终极审判?是恶魔的地狱狂笑?还是疯狂莫名的骗局?

影片评价

中古世纪,金戈铁甲。那是游侠与骑士的时代,文艺复兴的晨曦尚未到来。善于遗忘的人们,往往只记得胜利的荣光,却记不得旷日持久的战争带来的毁灭和饥荒,就像后辈光顾着崇拜振臂一吼山呼海应的亚瑟王,对欧洲中世纪的暗黑历史却随笔带过一样。《女巫季节》的背景设置,正处那段总被省略的暗黑时代。十四世纪,效忠国王的动力已被百年战争消耗殆尽,从贵族到贫民都厌倦了反复的拉锯,然而,像是老天的惩罚,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瘟疫之一—黑死病——散布到了自诩“上帝之子”“圣战东伐”的欧洲。尽管据后人考究,这轮黑死病的疯狂爆发,很可能是人类自作孽的后果(细菌战),但在经历了最初的恐慌之后,人性恶之花竟被进一步催发——少数族群被逐一残杀,紧接着,像大多数将亡国之人,他们开始咬牙切齿地怪责“红颜祸水”。以“巫法惑众”的名义,女人成了老虎,成了异端邪教,成了祸国殃民的魔鬼,尽管她们中的大多数获罪的理由只是身上多长了一块雀斑或胎记。

说来也讽刺,后世研究黑死病肆虐之因的理论之一,是它与当时大量地屠杀女巫有关。因为按中世纪的普遍信仰,欧洲人认为猫是女巫的宠物和助手,所以猫被大量地消灭,以至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猫在欧洲绝迹。而黑死病重要的传播媒介——老鼠——则在这条断裂的生物链中以几倍数量增长,为黑死病的爆发创造了最重要的条件。

中世纪的欧洲,大量的巫师被迫害,而这些所谓的被认为是“巫师”的人中,大部分都是被冤枉的,而其中女人居多,有的女人因自己的文化水平高,或者是因为一块胎记或斑而被处死,当时对巫师们的验证方式和惩罚方式更是残忍,把“巫师”禁锢住,用一只大漏斗往“巫师”体内灌水,或者用长矛从人的头顶穿至脚跟,放在火上烤。只要是被认为是巫师的人,无论如何到最后的下场都是会死。1550至1650年对巫师的迫害最为严重,而男巫师对人们给予的帮助通常都非常有用,所以大多可以幸免于难。(南宁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