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乐《北京爱情故事》定义高富帅

由陈思诚执导的电影处女作《北京爱情故事》近日凭借不俗口碑稳坐票房冠军。随着票房的升温及影片的热映,片中帅气有型的男演员耿乐也再度人气大涨,这位对感情专一执著的“逆龄高富帅”大叔,被众多网友称为心目中的完美“男神”。连“情敌”陈思诚也表示,耿乐是“不用演”的“高富帅”!而除了拥有一张俊朗的面庞和极具张力的演技,他还是“娱乐圈中最具艺术气质的男演员”!究竟这位“高富帅”的独特气质从何而来?

戏里挥金

戏外,感情跟钱没关系

片中,耿乐饰演的高富帅为了心爱的女人佟丽娅(微博) 而离婚,却发现其要嫁给平凡的屌丝,情急与无奈之下决意拿出价值两千万元的豪宅请求对方陪自己三小时,原以为能用现实的物质来挽回爱情,却发现最终也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电影中的情节在现实生活中估计也比比皆是,但是大部分人都似乎对于金钱不屑一顾,认为一旦把爱情与金钱牵扯到一起,是对爱情这样神圣词语的玷污。但耿乐饰演的高富帅也许并没有想得那么多,对于他来说,也许送房送车这样的礼物就和送美食送新衣来表达情意是一样的概念。因为在他眼里,金钱只是其用来示爱的一个手段,也说明他对这个女人极其在乎,仅此而已。

然而现实生活中的耿乐,对金钱与爱情却有着不同的看法。“‘方洪江’这个角色是陈思诚导演特意设计的,目的是要探讨在金钱面前,爱情是否能战胜现实,”耿乐向记者强调,“其实两个人在一起是否真正幸福,取决于是否真的合适,是否有共同话题,跟钱多少没有关系。”

戏里土豪

戏外,“帅”的定义太广泛

耿乐给观众的印象一贯都是沉默内敛的“文艺型男”,但在演技方面,却是最擅长饰演边缘人物的一位演技派演员。1992年,长发飘逸的他,本色扮演了一个愤怒的摇滚音乐人,继而转行成为一名职业演员。1995年,他在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出色演绎了火性男孩刘忆苦,从此被公认为偶像派明星。一直以来不断挑战新角色的他,演技也获得了外界高度评价:“跳出了学院派固定的表演模式和风格,形成了个人自然、平民又极具个性张力的风格。”

被问到这次在电影《北爱》里饰演高富帅有没有新的收获时,耿乐则表示要感谢陈思诚导演,“从来没有演过这种类型的角色,以前演的都是文艺青年或者摇滚愤青这种边缘人物。演这种类型,这是第一次。很有新鲜感,也很有挑战,就是发现原来我也可以演这种类型!”

不过,对于“高富帅”一词,他则有自己独特的诠释。“‘高’不是个子高,是品味高,层次高,它代表的是一种高端、高尚、高雅。‘富’也不是指的资产,而是精神层面上的富有。精神层面上的富有比资产的富有更重要,它可以带给自己,也带给别人快乐。至于‘帅’,男人的‘帅’定义太广泛了,不一定是指长相,做事方式、说话方式也可以很帅。”此外他还特别强调:“‘高富帅’肯定不等同于‘土豪’!”

戏里痴情

戏外,爱情不要死追要融化

耿乐原是学美术出身,1986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附中,毕业后升入中央美术学院,1994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获文学学士学位。耿乐是如何从美术界转向演艺圈的呢?耿乐笑称,自己当年是因为在校园操场上偷偷看女生时被导演发掘,才“误入”演艺圈的。

时过境迁,如今这个即将迈入不惑之年的“逆龄男神”,身材偏瘦,头发变得干净细短,生活作风低调、安静,鲜少有绯闻传出。对于已成过去的恋情,他表示“绝对不会主动联系前女友”。如今面对感情,长相俊朗又稍带点冷酷的他则表示,不会像当年那样只敢偷看,也不会像《北爱》中的方洪江那样痴情,他会选择细腻温暖的求爱方式。

佟丽娅也曾封耿乐为“男神”,还称赞他具有“慢工出细活,不要死追要融化”的“融化派”求爱策略。对于这种求爱方式,耿乐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对待爱情的方式,而采取“融化派”策略则可能是自己的个性使然,他笑言:“我是属于慢热型的,只能靠融化。”耿乐还向记者透露,特别羡慕那些随便在街上就可以跟女生搭讪的男人,“我不是那种‘自来熟’的,搭讪我就不行。”天蝎座“要么爱,要么不爱”的个性也在他身上表露无遗。

戏里铜臭

戏外,掩藏不住的艺术范

戏外的耿乐,酷爱艺术,骨子里散发着儒雅的艺术气质,圈内人士称其是“娱乐圈中最懂艺术、艺术圈中最会演戏”的男演员。相比于其他戏剧科班出身的演员,耿乐的艺术气质与他的家庭和经历都大有渊源。

原来,耿乐的祖父是中国当代著名画家张仃,还是国徽的设计者!当被问及其艺术天赋是否和爷爷有关时,耿乐也承认的确有遗传的因素,“虽然没跟爷爷学过画画,但从小就喜欢”。关于画画对自己的影响和改变,耿乐说:“小时候觉得画画是一种游戏的方式,上高中以后,画画就变成专业了,后来觉得这也是在训练我看世界的一种方式。”

尽管现在已经成为演员,但耿乐的生活从未离开过艺术,在工作之余,他常常会和朋友一起去看艺术展。“我曾多次想过返回去做一个画者,但生活不是自己能左右的。原来就没学过表演,我为什么一直在做演员呢?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生活真不是你能设计的,它该是什么样就什么样,你顺势而为就行了。”(南宁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