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醒解约后成立个人工作室 经营酒吧赚钱

天府早报2月21日报道 因打人风波而被天娱雪藏一年的歌手苏醒,终于用百万解约费与前公司解除合约。

近日,天府早报记者在北京对话苏醒,他坦言过去一年很“炼”心,是损失最多也收获最多的一年。苏醒所经历的彷徨,正是近年来批量产出却面临供需失衡的所有选秀歌手的一个残酷样本。不过这一年,硬气的苏醒损失了收入,却积累了人脉,虽然更多人依然还在娱乐圈边缘转着“圈”。

坚持

停工一年艰难时要朋友帮助

2013年1月5日,苏醒单方面被天娱停工,工作一度停摆。他在微博中不时透露自己的新动向:写歌、练舞、做Hippop音乐……颇有些硬气的苏醒,终于在去年底与天娱成功解约。他说:“虽要付出代价但很欣慰。”对去年一整年的空白,他只要向前看,“2014年重新出发”。

与苏醒的对话,是从过去的一年开始谈起。从曾经的空中飞人到被停工,过去一年他的生活到底怎样?他说:“我会常跟朋友一起打球、健身之类,跟平常一样。我也在筹备自己的作品、音乐厂牌……这些工作不能带来直接收益,但我一直在忙。”因为没有公司作幕后支撑,苏醒自己承担了所有开支。“有时从制作上来说手头紧一点。自己前期的积蓄,加上朋友的友情帮忙。”而这也是被问及停工期间的困难时,他唯一提到的。

7年前快男(在线观看)比赛的锤炼,让苏醒对这一年的空白看得很开。他并不打算也不屑成为打着悲情牌复出的歌手,“停工并不是多大的打击,从客观上它确实给我造成了一些损失,但说一句比较要劲的话,它不够。”坦白说,对一个即将30岁的艺人来说,这一年时光何其宝贵。但下一秒他的回答却又让你不得不点头,“如果放长远点看,短短一年在演艺生涯中确实微不足道。况且对男艺人来讲,年龄不是太大的问题。”

努力

经营酒吧冬天保本夏天赚钱

停工的一年,苏醒不能再以艺人身份通过表演获得报酬。外界对他收入的猜测,也只能从其副业上去做推算。苏醒有间“星伦舞室”,帮艺人提供舞蹈编排并向普通爱好者提供舞蹈教学。

此外,他和友人在北京东三环的家附近开了间酒吧“楼顶”。这家店的消费并不像其他明星店一般的“高大上”,以一杯水瓶座鸡尾酒为例,不到40元的价格算是很温和。来这里消费的以回头客居多,很多艺人也是座上宾。仅记者曾在这小坐过几次来看,陈思诚、佟丽娅 、李响等都曾来捧场。

不过问及酒吧的经营现状,苏醒笑了笑,“冬天基本保本,夏天盈利,很多酒吧都是这样。”虽然副业的收入只能维持团队的运营,不过苏醒专门强调说他是个非常节俭的人,从不乱花钱。

担当

强力解约努力偿还不欠别人

从2005年开始,每一个与天娱解约的超女快男,大多都要面对高额的解约金。陈楚生(微博)的解约拉锯战进行了4年、尚雯婕(微博)以700万换回自由身……有圈内人士曾透露,苏醒的解约费也在百万以上,而苏醒也不时在微博调侃自己处于“负债”状态。但采访当天,对于解约费的具体数字,苏醒并未正面回应。

此前,张杰的百万解约费,歌迷就帮他筹集了部分;周笔畅的500万解约费,也由她当时新下家慷慨地替其支付。目前负债的苏醒,其家人是否会给予部分支持?回答这个问题时,苏醒的声音里有着惯有的骄傲,“解约金都是自己独立承担,家人更多的是在精神上的一种支持和鼓励。”苏醒说:“我们家人始终是以至少平视的角度去对待这件事。我们家一贯的宗旨是,从不欠别人。爸妈也相信我有努力偿还的能力。”

解约之后苏醒依然“坚硬”

去年7月,苏醒单方面提出跟天娱解约,那时我曾向他约过一次采访。不过,不想被认为炒作的他没有接受。半年后的此次面谈,他依旧真实。他会是记者喜欢的艺人,会说、而且在点子上。他对自己有清醒的认知,表面嘻嘻哈哈但内心该坚持的早以谋划好,步步为营。

解约后的苏醒,演艺生涯翻开了新一页。他成立个人工作室,还调侃自己是公司“一哥”。公司成立的第一件事,就是招募说唱乐团,跟一些爱好Hipop音乐的年轻人合作。

从天娱这个造星平台出来,却未再投奔新的平台而去,单干的苏醒,得到了更多自由。但未能倚靠“大树”的他,不免让人疑虑,他未来是否能获得足够好的资源?对于倚靠大树的说法,他笑着自嘲般地说:“我从未倚靠大树。树大,上面的人也多,往往我也抓不到个小树枝。”对于天娱和自己的关系,他比喻道:“曾经我是那棵树的主干,我用过最好的平台,仅此而已。有各种客观原因,我没得到大树的帮助和带动,没享受到那么大的平台的后续。”

哪怕他曾为自己的真实买过单,但未来也没打算要放弃。解约期间,他曾在一次闲聊中这样说过,“放心吧,他们想把我打倒,没那么容易”。愿真实的分裂着的苏醒,未来会继续“硬”下去。(南宁街网